中甲

收費讓鳳凰涅槃還是墮落真的不是為了錢

2019-11-08 23:13: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收费让凤凰涅槃还是堕落 真的“不是为了钱”

4月10日早上8时开始,凤凰古城正式开始对外售票右图为4月10日的情景,左图为清明节假日4月4日的情景(杨华峰 摄)

凤凰“进城费”事件,正值《旅游法》出台之际,更引来了公众对“门票经济”法律层面的讨论以及旅游开发过程中人文关怀的思考事实上,这只不过中国旅游业“门票经济”的缩影

1

公众的两个反应:“缅怀”免费和绕开凤凰

4月10日,凤凰古城开始收取148元的“进城费”后,游客门可罗雀,凤凰古城中的商家无生意可做,关门闭户,甚至聚集抗议在拍摄的照片中,4月10日凤凰古城的冷清寥落,与此前清明节假期游人如织的场面形成鲜明对比

长期以来,凤凰古城是一个深具魅力的旅游点这里除了沈从文故居、熊希龄故居等少数景点需要买门票外,一直实行免费入城

但自从去年底,凤凰当地就传言入城要收费了;今年清明节前,凤凰县政府公布,从4月10日起,所有游客必须缴纳148元“进城费”才能入城这意味着,凤凰古城告别免费迎客时代,走进“门票经济”时代

自公布收取“进城费”的消息以来,民众和媒体的反应之大,恐怕完全出乎凤凰县政府的想象

公众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在凤凰古城收费前最后一个法定节假日清明节涌向凤凰,享受“最后的疯狂”,甚至有驴友专程去“缅怀”这份最后的免费统计数据显示,清明节首日,涌进凤凰古城的游客达3.16万人次,比往年同期多出70%

公众的第二个反应,就是纷纷用言语和图片,对凤凰古城收取“进门费”表达不满最为极致的评语是:“收费的凤凰不如鸡”

4月13日,坐拥将近70万粉丝的微博“袁裕来律师”倡议“五一”不去凤凰古城截至本文发稿,这条微博已被友转发12万余次,跟帖评论3万多条,大多是持支持态度的

名人微博“袁裕来律师”的博主,是全国律师协会行政法专业委员会副主任袁裕来微博说:

“凤凰古城10日开始收费,每张门票148元,政府获利60元,游客骤减,商户聚集县政府抗议12日,政府与100多家客栈老板座谈,副县长说,这几天游客冷清,大家过段时间再看看,很多人不在乎门票多少的倡议:如果‘五一’游客很多,就会造成误导,你能不去凤凰古城吗”

支持者中,有人晒出了自己“五一”绕开凤凰城的旅游计划

也有对“袁裕来律师”持质疑态度的,其中最突出的质疑是:“这叫凤凰古城那些商家怎么过”、“不去凤凰可以,去别的地方还不是照样收门票”

而最直面现实的坦然,只有两个字:“过程”似乎所有的“口水战”都改变不了“门票经济”的事实,“口水战”仅仅是新的“门票经济”诞生的一个过程而已

2

真的“不是为了钱,只是管理手段和措施”

正如友质疑的那样,“进城费”实施半个月来,首先“受害”的就是城里的商家一家年租金为30万的江景客栈的老板说,往年这个时候,一间客房四五百元,甚至750元而现在,11间客房的入住率为零,服务员干脆辞职走人了

城中的商铺平均年租金在3万元以上,好点的客栈年租金在二三十万元游客锐减,让很多商铺、客栈没了生意,不断传出停业抗议的消息有村民质问:“我们世世代代居住在这里,门票收费没我们的一毛分红,这究竟是谁的凤凰”、“游客来参观我的房子,凭什么收的钱归你”

凤凰古城的旅游,从2000年到2010年10年间,让凤凰县的财政收入从2265万元增至2.44亿元2011年,该县财政收入3.22亿元,2012年则增至5.07亿元不过,在政府看来,收益明显不够,收入都被“其他商户”赚走了

2012年底,“凤凰古城景区管理服务公司”成立了,注册资金1.2亿元,凤凰县政府持股49%,开发商占股51%该公司主要收入来源是从门票收益中提取2%的代理费

根据凤凰县政府公布的资料,148元门票,政府拿走的,一是“两费一金”共33元(其中资源有偿使用费15元、旅游宣传促销费7元和价格调节基金11元),二是企业经营产生的相关税收,三是门票代理费

若按2012年690万人次的游客计算,凤凰古城一年的门票销售额会超过10亿元,仅“两费一金”,政府的收入就超过2.2亿元,归属政府的门票代理费也超过1000万元,再加上企业税金,收益更多

也就是说,凤凰古城每卖出一张门票,作为股东之一的地方政府既能从2%的门票代理费中获取一次收益,又能以“两费一金”和企业税金的形式,获取第二次、第三次收益

县政府和开发商都认为,现在到凤凰古城旅游的960万游客,70%是只看古城不看收费景点的,2012年的门票收入只有1.78亿元而2012年,凤凰县的旅游总收入为53.01亿元,占全县GDP的67.5%

联系到凤凰县政府2012年财政收入为5.07亿元,确实是“大量的收益进入了其他商户的手中”了收取“进城费”,在凤凰县政府的解释中,是“彻底整治凤凰旅游乱象的一个重要举措”,“不是为了钱,只是管理手段和措施”

而在城中的商户看来,县政府和开发商一直垄断着凤凰古城的旅游资源,与民间旅游收益的争夺由来已久他们认为所谓规范景区只是借口,政府和开发公司“光想着自己挣钱,却把商户的挣钱路子堵死”

有驴友反感自己的选择权被剥夺:“不是花不起这笔钱,而是强制要求买‘捆绑票’,规定不合理”“我只是想到沱江岸边住两天,你为什么捆绑收费要我去看景点”“不要以为离开了凤凰,我就没地方旅游了”

4月13日,收取“进城费”后的首个周六,凤凰古城核心景区(新华社供图)

4月10日,两名游客在凤凰古城售票点前查看门票管理办法(新华社供图)

4

没有人与人的融会贯通,古镇将是一座“死城”

从2003年起,由建设部和国家文物局共同组织评选了五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根据国家文物局站公布的数据统计,五批“中国历史文化名镇名村”共有350个,其中“中国历史文化名镇”181个,“中国历史文化名村”169个

面对这些古镇,最突出的矛盾就是旅游开发与保护之间的矛盾2005年底,阮仪三教授曾经作过这样的评价:“古镇的价值不仅只在旅游,更在于她的历史功能,她的文化功能,她的建筑功能,甚至可以说古镇是一个人、一个民族回归自我的精神寄托”

“如果只把发展旅游经济当成古镇保护与开发的唯一目的,就人为地把保护与开发对立起来,陷入一开发就混乱,一保护就冷清的‘剪不断,理还乱’的困局”他说:“古镇今后的发展趋势应当是取消门票”

八年后的今天,“门票经济”非但没有得到改善,反而愈演愈烈不是所有的人都会去凤凰古城交“进城费”的,但正如前面的友所说的那样,去别的地方还不是照样收门票可见,人们对“门票经济”的积怨尤深,凤凰只是点燃积怨的一根导火索而已

所以,有媒体认为,2007年国家发改委颁布的“三年内不提价”的“限涨令”,俨然成了景区的“三年提价令”每次三年大限临近,各大景区就摩拳擦掌,争先恐后地挤上“涨价班车”,令民众直呼“伤不起”

在央视2012年报道中,我国130家5A级景区中,门票低于60元的只有22.3%,60元至100元的有31.5%,100元至200元的有35%,200元以上的有11%这几乎动辄就抽取民众月均收入的10%,而美欧日韩等国的景点门票占本国民众月均收入不到2%

据《2012年中国旅游经济蓝皮书》中的数据,2012年全年国内旅游人数更是突破了30亿人次公众普遍的内心感受和不满,就难怪凤凰古城的“进城费”会一石激起千层浪,引来无数的口诛笔伐了

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教授说,无论国际国内,对于里面有大量居民的古城、风景区或文化遗产地,一般来讲都应当采取开放式管理当然,也不排除有类似浙江乌镇那样,协调好居民、商家与政府之间利益关系,采取封闭式管理

确实,正如八年前阮仪三教授所说的那样:“古镇的经营必须要统筹兼顾经营者、旅游者、居民三方的利益如果古城镇不存在了,其他将无从谈起,必须明确保护第一位,开发第二位”

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才让我们领会如今已经逝去的罗哲文先生曾经说过的话:“没有人与人、人与景的融会贯通,没有经济与自然的和谐统一,古镇将是一座没有生气的‘死城’”

古镇如此,其他景点亦然,中国的旅游业亦然何砚华

生物谷药业
生物谷
云南生物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