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带着空间横行 第410章 询问

2020-01-17 14:19: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带着空间横行 第410章 询问

唯安静静站在原地,一直未主动出手,她深知尚含莲毒功了得,她的灵气是她毒功的克星,但换句话说,她的毒功何尝不是她灵气的克星。?壹??看书?1?k要an?s看h?u??c?c

她没有必胜的把握,但这一战,今晚躲不过,她也不想躲,从未想过躲。

“你为了找我,害了那么多人的命,你的心就不会有一丝不安吗,午夜梦回你可曾会梦见他们的身影,他们那么痛苦绝望的求你,你都视而不见吗,你也有亲人吧,亲人死去的那种痛,你不了解吗,已所不欲勿施于人,这么简单的道理,你难道就不明白吗。”

唯安站在尚含莲对面,清冷好听的声音一声声控诉着,尽管她知道尚含莲丧心病狂到了极点,肯定不会把她说的话听进心里,但她就是气不过。

尚含莲被骂,脑海里出现了一丝空白,眼前这人是不是脑残。

她怎么做事关她什么事,那些人的死活又关她什么事,她的儿子死了,他们的儿子凭什么能活得好好的,她的日子过得这样痛苦不堪,他们的日子凭什么能那么美满幸福。

佛祖不是说了吗,上天是公平的,现在她就是佛祖在凡间的替身,她要让他们的生活过得跟她一样悲惨,这样才是公平。

“你脑子是不是被驴踢过。”如果不是被踢过,怎么会来教训她,她以为她是谁,救世主还是如来佛。

面对尚含莲的嘲讽,唯安彻底冷下了神情。壹看书?1?k?an?s?h?u??c?c?

她的确是被踢过,居然还痴心妄想她会有一点点的良知,可不就是被驴踢过吗。

一道炫蓝色的光用极快的度朝尚含莲心脏射去,在它后面还紧跟着三道蓝光,封死了尚含莲的退路。

疯子,真是一个疯子,尚含莲心里咒骂着,在她手心出现了一团黑色的气体,躲不行。只能硬抗了。

蓝色的光触碰到黑色气体,就像碰到了硫酸,出细小的嗤嗤声。

唯安的内力消逝着尚含莲的毒气,毒气也在抵消唯安的灵气。

两者拼的是内力。谁的内力深厚,坚持到最后便能胜出。

唯安知道尚含莲的毒功,心里早有准备,尚含莲是第一次见唯安这种本事,她对自己的毒功信心很高。没想到来人会有这种奇特的本事,内力居然是她毒功的克星。

她看出来了,来人体内的内力能治病救人,与她体内的毒气是两个极端的存在,她们互相相克着。

上官冥离开城主府,径直来到容府,越过高高的院墙,回忆着对容府不多的记忆,朝容凌所住的院子走去。

一路上他没有现任何高手,守夜巡逻的都是一些普通不能再普通的家丁。跟容府一样普通,唯一不普通的就是府里的摆设了,每一件都那么珍贵华丽。要看书1

千年檀木制作的雕饰,就是在皇宫也不多见,在这里却能看见它们被随意的摆在架子上,价值连城的物品,在这里却只有装饰的作用。

把那一头显眼的白遮到了青色云纹的披风底下,上官冥站在离容凌房间上百米远的地方,用内力向容凌房间射去一片树叶。

树叶穿过溥溥的窗户纸,叶身完好无损完全没入了屋内柱子内。没有出一点声响,就像月光照到湖底那样,能看见却听不见。

躺在床上的容凌在树叶进屋那刻便睁开了眼,好大的胆子。

嘴角浮现出了残忍嗜血的笑容。不管敝开的领口,随意扯过一件披风披上,打开房门身影一闪便出现在了上官冥身后。

见到来人是上官冥,容凌脸上闪过一丝震惊,后又极快回神。

该死,他怎么就这样出来了。

不过。他应不应该把领口再扯开一点,这件披风是不是太长了,要不要提上来一点,露出自己白皙的脚背。

型一定很乱了,不知道他喜不喜欢这种凌乱的风格。

回头上官冥便看见脸微微红的容凌,看见他凌乱的头,还有半敝的领口,脚下居然还未穿鞋,居然就这样出来了,还真是随性。

看见容凌的脚和他脸上有些害羞的神情,上官冥眼睛猛得一缩,神情尴尬收回了视线,目不转睛看向远处。

“我在亭子处等你。”

说完未等容凌的回答,有些迫不及待先离开了。

上官冥的身影消失不见,容凌才慢慢回了自己房间。

拿出了衣柜里所有衣服,又担心上官冥等着急了,最后穿了一件暗青色的衣服,颜色跟上官冥的披风相似,有点情侣装的意思。

亭子处冷风凛冽的吹,夜里寒气扑面而来,上官冥没有感觉到一丝冷意。

听见身后传来的脚步声,上官冥努力平复心里的情绪,眉头倒竖,想要开口询问,却又不知从何问起。

他与容凌没什么交情,他凭什么来质问他,用什么身份来问他。

见上官冥欲言又止,容凌不慌不忙坐到亭子走廊上,神情悠闲,就像和同伴结伴出游一般。

这个地方他从未让人来过,每日都是他亲自过来打扫,他知道,他喜欢这里。

上官冥没有开口说话,容凌也没有开口说话,两人有一会,便有丫环低着头端来了热茶,茶香弥漫在亭子里。

浓郁的茶香沁入心脾,容凌神情贪婪深吸了一口。

“真香。”

闻言上官冥微微抬头,皱起了眉头,总觉得这句话有些奇怪。

是在说茶香吗?

把心里浮现的疑问强压了下去,上官冥点头轻叹。“的确很香,是上好的云茶。”也是他最喜欢喝的茶。

容凌抿唇笑而不语,他说的可不是茶香。

“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吧。”容凌轻抿了一口茶,他喝不习惯这种茶,味道太淡,虽然香但不刺激,可上官冥喜欢,他也能跟着喜欢。

望着上官冥欲言又止的尴尬神情,容凌再一次展露了温柔的笑脸。

“是想问我城里生的事吗。”这些日子只生了这几件大事,他明面上又是花神的人,不用细想他也知道上官冥来找了是为何。

心里有股淡淡的伤心,为什么不是因为单纯想他而来找他呢。

苦笑起来,他可真是异想天开。

容凌心里复杂的感情上官冥不知道,他也不想知道,他现在就想知道一件事。

“春阳城的毒是你下的吗。”如果是,他以后绝不会再对文心说他会变好的话,他和胧儿不一样。

摇了摇头,容凌目光坦荡望着上官冥,没有一丝闪躲。“不是我。”他可是堂堂花神大人,怎么会亲自出手呢。未完待续。

...

...

深圳博爱医院网上预约
深圳肛肠医院评价
干细胞—美容和性保健领域的最强音
安徽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汕头泌尿科最好的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