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补天道 八四六 开诚为缘故,心照本不宣

2019-10-12 19:47: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补天道 八四六 开诚为缘故,心照本不宣

黑暗中,两声闷哼。

双方等候的人立刻围上来,道:“怎么样了?”

刚刚孟帅和那位领约定精神力比试之后,各自陷入了长久的静默,在黑暗中,这种寂静尤为诡异。虽然明知精神力比试本该如此,双方众人还是紧张了起来。尤其是根本看不见两人表情,也就根本分辨不出输赢。

现在,经过一段时间的煎熬,终于有了动静,众人都是松了一口气,又再次紧张。

胜负如何?

就听乾承开口道:“自古英雄出少年。”

这话一开口,孟帅这边的人立刻就是一喜,孟帅接着道:“承前辈相让,勉强算个平手。这样也好,以和为贵。?”

如此便越确认了结果,众人都把心放下,平手结束,也没撕破脸,省了多少事。只有乾承两个副手暗自诧异:没想到这小子并非不知天高地厚,是有真材实料了。

乾承道:“第一局以和论,那就再比第二局吧。”

孟帅脸色一沉,心中暗恼此人不知好歹。他说是作平手,哪里真的是平手了?

就在刚刚,两个世界互相咬合,主动权完全在孟帅手里。同样是世界,一方是虚构的,另一方却是有实体的。黑土世界奥妙无穷,孟帅精神力虽然比不上对方,但只需要一分精神力,就可以驱动万方土地,再凭借黑土世界本身的神妙,已经立于不败之地。

在那种情势下,孟帅再催动一下,把对方的世界撞毁也是寻常,但孟帅还是止住了。一来,为大局着想,对方是一个大势力领,掌握力量远胜自己,无论是彻底毁了他,还是重创他撕破脸,都是后患无穷。在对方正在策划大事的当口,这么做殊为不智。

二来,算孟帅的私心。他早就言明,虽然乾承没做什么好事,但他还是心存莫名的亲切感。再加上敬对方在精神力上的惊人艺业,存了惜才之心,这才住手。两人虽然没有言明胜负,但应该也是心照不宣了。

没想到出来之后,乾承居然还老起脸皮要求第二局,孟帅暗自恼怒,道:你是觉得我好欺负么?虽然上一局是有些其他因素,可你也输得毫无侥幸,再来一局我怕你么?这回落在我手里,看我怎么收拾你。

他声音放凉,道:“请出题。”

乾承缓缓道:“还是那句话,你我正面动手,会引起轰动,要比试,就要选一种无害的方式。现在附近有不少冥族人出没,你我现在出门,各自取一个级,谁回来的快,级别高,就算赢,怎么样?”

孟帅哦了一声,道:“也好。”

回头跟鸿鹄交代一声,两人各自离开。

离开数里之后,孟帅停下了脚步,转身回头,道:“什么事?”

在他身后,乾承的声音同时响起,道:“就在这里说罢。”

两人同时说话,都是一怔,乾承笑道:“看来我们还算默契。我还担心你误会。”

孟帅道:“误会什么,你不是找我出来,有话要和我说么?难道你还真要再比一次?”

乾承道:“再比一次,也不是不可以。不过要换种方式,现在出去抓人,靠运气定胜负,太粗糙了。”

孟帅好笑道:“说这样比试的也是你,说粗糙的也是你。你到底要怎样?”

乾承道:“不如把战线拉长一下,只看我们在后日的行动上,谁出的力气多,就算谁赢,怎么样?”

孟帅听到“后天的行动”,心中暗动,道:“什么后天的行动?”

乾承笑道:“你何必明知故问?以你的本领,若说在冥族之中,半点风声都没受到,我是不信的。”

孟帅呆了一下,随即失笑道:“怪我反应太慢,叫你给诈出来了。你怎么看出来的?闻味道闻出来的吗?”

乾承道:“说是闻出来的也差不多。精神力分辨,本来就是与闻差不多。你身上淡淡的冥族人的气息没有散去,那也不是你本身的味道,应该是冒充了冥族?吧。而且级别还不低。像是祭司以上的味道。”

孟帅只得佩服道:“这样也行?我服了。”他想了想,道:“你既然现了,本可以做条件谈出来,掌握先机,却又瞒下其他人,单独出来跟我说,这是变公事为私事么?”

乾承道:“公事已经结束了。在精神世界,你赢了。我来找你,本就是为私事。再斗一场,更是私心。你若不肯,那也是本分。”

孟帅哦了一声,对于他直言认输,感觉稍好,道:“既然如此,再斗一场也无妨。可是以你这个比法,不管输赢,都要到最后才见分晓,那时我们或者已经重见天日,或者都命赴黄泉,输赢还有意义么?”

乾承道:“与公事无关。我刚刚说了,你赢了。就按照你说的,我会以日月族的名义与你们订立盟约,你我携手,做成这件事,也可以分享胜利果实,这是绝不会变得。至于下一场,是我们之间的游戏。可以挂一点儿彩头,如何?”

孟帅听他说得诚恳,便接受了他的善意,轻松道:“什么彩头?能请教你怎么分辨气味么?”

乾承道:“这都是最寻常不过的精神力技巧,你精神力已经到了由虚化实的地步,难道不会这些么?”

孟帅略感尴尬,道:“其实……我对精神力的掌握,还差得远呢。”

乾承皱眉道:“怎会如此?那不是浪费了你的天赋么?你我血脉倒置,在习武上终究难有成就,付出如此代价换来了强大的精神力,你怎能如此不用心?”

孟帅正要哈哈一笑,陡然一惊,只觉得一股凉气从脊背蔓延,打了个冷战,道:“血脉倒置?”

乾承“嗯?”了一声,道:“怎么?你不是坤系的?”

孟帅咽了口吐沫,道:“我是。”

果然!

怪不得他感觉这么熟悉,还有如此的亲切感,这和他当初见到血影时的感觉如出一辙。怪不得那身蓝衣服也觉得眼熟,血影的衣饰和他的穿衣风格有异曲同工之处。不过血影时大红色,他却穿蓝,两人身上的徽记,也有位置的区别,他一时没想到。

乾承满意道:“我就说么。除了我乾坤家族,哪还有这样天赋秉异的精神力天才?孟帅是你的化名么?你真名叫什么?”

孟帅道:“不,这就是我的真名。我就叫孟帅。”

乾承愕然道:“你真姓孟?为什么?”

孟帅啧了一声,道:“为什么这个问题,可就有点难以回答了。简单来说,我姓孟,是因为我爸爸姓孟。”

乾承竟不觉的这是玩笑,愕然道:“你真姓孟?父亲不是乾坤家族的人?”

孟帅道:“不是。我母亲是。”

乾承连声道:“怪哉,怪哉。家族虽也有外嫁女,但是外嫁女的乾坤血统是不会外流的。没听说外姓人能继承乾坤家族血脉的

,痛苦到什么地步可想而知。

仿佛野兽受伤般的呜咽声,若断若续持续了一段时间,就听乾承道:“到底怎么回事?三十年前生了什么,家族现在怎么样了?请你仔仔细细告诉我。”

只短短片刻,他的声音往下沉了一个八度。

孟帅叹了口气,道:“其实我也所知不多。你看我的年龄,就知道我没赶上。不过我会把我知道的告诉你。”

鹰潭治疗性功能障碍方法
黑龙江治疗宫颈炎费用
濮阳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鹰潭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
黑龙江治疗宫颈炎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