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调戏诸天 第四十八章 寒尽不知年 中

2019-10-12 18:42: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调戏诸天 第四十八章 寒尽不知年 中

场中顾无忧和越子衿两人又斗了起来,刀光剑影,纵横交错,伴随各种灵术轰炸,漫天霞光,简直让人眼花缭乱,强悍的余波惊动四野,甚至震碎一片片的竹林,鸟兽俱散,各处奔逃,恨不得远远离开。

不远处的低矮山头,处在两人下方,因此被削了整整一层,乱石泥土轰隆滚落,犹如地震一般,隔着很远的距离,也有灵气波动传到姬九所在的位置。

不过姬九可不担心,人祖那个老家伙安排的后手,如果真那么简单,他又岂会中套,被封印于此。

如今在姬九的眼中,那个男儿打扮的女子,没有了后顾之忧,招式之凌厉,已让对手眉头紧皱,显得捉襟见肘,不似刚刚的从容,可知她平日里并不是没有经历过生死战斗。

“轰轰轰……”

又是一连串轰击声,一道惊艳之极的剑光

,突然照亮了天际,连风声这一刻也好似停息了下来。

剑光旋即如花般绽开,层层而转,化分为六道小剑光,然后一起围绕中心而动,飞旋速度越来越快,竟行成了密集如林的景象,远远看去就仿佛一朵硕大无比的白色剑花。

“皇极分光剑术?神朝之人?”

顾无忧一眼识出此术,脸色稍显凝重,他的确是小看了这位佳人,想着磨掉对方锐气,让其疲惫,再一举拿下,殊不知对方竟手段颇多,而且极为不凡。

此刻竟施展出了一门大术,皇极分光剑术,唯有中央天域皇朝之人才有机会修炼,那么其身份也就呼之欲出了。

“原来是位皇女,不过别人怕你皇朝,我万魔窟可不怕。”冷笑一声,顾无忧眼珠突然全部变成了猩红色,丝丝缕缕的猩红色气流,缓慢自他脚边升腾而起,然后围绕着他的长刀飞舞,在逐渐渗透进去。

“凝血祭刀。”

“砰砰砰……”

他手中的长刀,似乎发生了某种变化,竟如心脏复苏一般,开始缓慢鼓动起来。一根根血管一样的痕迹,自刀身上浮现而出,缠连纠结,竟顺着刀柄,朝着顾无忧手上蔓延而去,旋即嗤嗤嗤发出脆响,如虫子一般钻入血肉中去。

顾无忧持刀的那只胳膊,一瞬间肿大如牛,紧随其后的是他暴涨的气息,刚刚两人尚是筑宫前期,然而此刻他已逼近筑宫中期,强大了不止一筹。

“魔道秘术。”越子衿瞬间就明白了顾无忧在干什么,咬了咬牙,忍受着由于体内灵气飞快流逝所造成的虚弱感,低喝一声,“斩!”

施展一门大术,对她此刻而言已算费劲,所以下一刻越子衿就自须弥袋内飞快取出恢复灵气的丹药服下,脸色稍有好转。

空中,随着越子衿一声低喝,总共七道剑光旋转如花,猛地落下,刺目光芒简直就像太阳坠下,隐隐约约中好似一尊帝王持剑飞来,进攻的位置赫然是顾无忧的脑袋。

“雕虫小技。”顾无忧抬头,毫无惧色,脸上随即露出狰狞之意,猩红色双眸就直直地看着剑光就要落于脸上,丝毫没被剑光影响。

他猛然间双手持刀,以气吞山河之势冲着越子衿竖劈而下,一道瀑布般的血红色刀气顿时凭空出现,范围之广,足有十几丈高,就犹如要开天辟地一般。

这一道刀气蕴含了顾无忧的全力一击,包括他如今的一身气血修为,可想而知有多强大,纵使前方是道巍峨城墙,也得顷刻间化作灰烬。

越子衿施展的大术瞬间就被摧毁,毕竟顾无忧以秘术提升了小段境界,两人现在存在着不小差距,何况他这一刀也同样是大术。

眼看刀气趋势不减,就要斩在越子衿身上,若是落实,怕是不死也得残了。

在竹树下的小青莲见此,忍不住捏紧拳头,露出担心的表情,虽然才相处没多久,但这个姐姐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已如烙印般深深印入心中,这时她有危险,他怎能不忧?

“小东西,她就要死了,要不你把解开封印的方法告诉我,我有办法去救她。”姬九蛊惑的声音,适时传入小青莲耳中。

“老魔头,你休想,人祖爷爷告诉过我,只要把你放出去,你就会为祸苍生的,所以就老老实实待里面吧。”小青莲可不上当,顿时恶狠狠回复道。

姬九也不意外,笑了笑,他也只是试一试而已,并没抱有成功的希望,至于场中那个女人会不会死,他其实并不在意。

姬九在意的是自己好不容易谋划出的身躯,如果就这么被其他人给炼化吞噬,那可就亏大了。

果不其然,作为人祖安排的后手,那个女人并没让他失望。

只见越子衿素手握剑,右手捏决,嘴里念念有词,脸色无比凝重,随即唤出一抹剑影附着于手上,剑影如龙一般顺着手腕游走,竟发出了低吟之声,接着剑影猛地扩大,气息澎湃如山海,瞬间就有十丈之高。

就这时候,她素手一挥,落出一片剑光,另一只手仿佛握住了剑影,也同样一挥,剑光和剑影交替,黑与白相融,竟让天地为之颤鸣,空中无数云层翻滚不休,就好似有远古巨人在其中翻身一般。

“轰隆隆”

“青莲分阴阳,正气荡乾坤。”

一瞬间,越子衿脸上就失去了所有血色,苍白一片,然而这一剑斩出,风云变色,天空灰暗,与血色刀气撞击在一起,有如开山裂地,卷起狂暴飓风。

刀气奔溃,这一剑直接落在那道血红色身影之上。

“啊……”

顾无忧惨叫一声,身子瞬间抛飞出去,如团破布一般,在空中吐出几大口鲜血,撞断十几株竹树后他才止住退势,靠在地上咳起血来。

半边身子已被染红,鲜血淋漓,可见他此时的狼狈,远远看去就像一具血尸,浑身就没一处不是猩红色的。

“仙子这招厉害,在下败得不亏。”顾无忧伸出舌头舔了舔唇上的鲜血,抬起头冲越子衿露齿一笑,似乎败得甘心情愿、毫无怨言。

揭阳治疗宫颈炎医院
铜川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本溪男科医院
揭阳治疗卵巢炎方法
铜川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