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国际制造商 第549章 来自美国的质疑

2020-02-14 05:32:1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国际制造商 第549章 来自美国的质疑

保山路上一家很普通的川菜馆里。

韩义不是个喜欢八卦的人,但罗春脸上写满了“我有心事”,让他的八卦之心熊熊燃烧。

罗春也是愁的不知该怎么办,两杯酒下肚,把这段时间的遭遇给说了出来。

韩义久久无语,最后说了两个字,活该!

旁边闷头吃饭的阮红妆没说话,就只轻飘飘看了他眼,目光里的含义也是不言自明。

这种事真就是不作不死。

就跟那些GAY不穿雨衣高危作业一样,一次中标,终身受益。

“韩老板,我该怎么办啊?”罗春颓丧到。

韩义吃着菜,笑呵呵道:“什么怎么办?当然是照单全收了。你看我费劲吧啦整了两个小东西出来,你啥事没做,拔出萝卜带出泥,多好的事啊?”

清官难断家务事。

罗春本来也没指望韩义能帮上忙,可这幸灾乐祸的口气却让他更加郁闷。

坐韩义旁边的阮红妆,一张脸也是有些红,以后不能直视“拔出萝卜带出泥”这句话了。

玩笑开过了,韩义问道:“她家里人呢?”

“都去世了。”

罗春喝了口闷酒,“本来也没什么,我自己做的事我认。可关键是那小孩不是我的啊,要真照单全收了,不是帮别人养了嘛。

我老头子要是知道了,非气出心脏病不可。”

“呵呵……”韩义很不厚道的笑出了声,然后很认真的建议道:“其实我觉得吧,要是那个女人能本本分分过日子,你收下也是未尝不可。”

罗春叹息了声,“我真有考虑过。就怕老头子那关过不去。”

“回去好好沟通吧。”

说完韩义不知怎么就想到了林慧儿。

很多事说起别人来头头是道,真等落到自己身上了,也不见得好到哪去。

所以啊,

谁也甭笑话谁。

…………

就在几人吃饭闲聊之时,吉利无人驾驶再次被推上风口浪尖。

美国当地时间,9月4号晚11点,由谷歌、苹果、福特、通用、Lyft以及其他科技和汽车巨头组成的“联邦自动化委员会”,对吉利无人驾驶汽车提出了质疑。

根据委员会发布的通告称,经过他们的AI工程师反复论证后,吉利无人驾驶很可能涉嫌技术造假。

此消息一出,顿时引起轩然大波,国外无数重量级媒体,纷纷转载了该篇通告。

国内更是如同闻到血腥味的鲨鱼一般,蜂拥向中海传感器展览会现场。

“姚经理您好……”

“姚经理……”

展览厅被无数围的水泄不通,闪光灯此起彼伏,外面围观的人更是黑压压一片。

姚鑫不善言辞,被众多围在中间,一时间头晕脑胀。

“我不知道美国自委会从何得出我们造假的结论,但我可以负告诉你们,我们产品技术都是经过严格论证的,不存在他们所说的造假问题。”

“那请问姚经理……”

还是不依不饶。

相比于吉利无人驾驶获得空前成功,“技术造假”更能吸引大众的眼球。

所以他们的问题也是一个比一个刁钻。

就在这时,有收到消息,天义董事长到展览会了。

一时间,无数紧跟着朝北大门蜂拥而去。

北大门台阶下,一辆黑色奔驰650还没停稳,就被众多给围满了。

“韩总您好……”

“韩总……”

刚从车里下来的韩义,就被数十支话筒、录音笔已经怼到了嘴边。

韩义本不打算过来的,但有些事必须在第一时间予以正面回应。要不然三人成虎,众口铄金,就算没造假,人家也会说你心虚。

何况,天义正在同国内各大汽车厂商洽谈合作高级辅助系统事宜,这种负面会极大影响谈判成功率。

“韩总您好,美国联邦自动化委员的专家说你们技术涉嫌造假,请问您对此有何看法?”

在赵洪武把拦开后,韩义说:“我没什么看法。那些人就是一帮自嗨的傻逼!”

“……”

“韩总您好,国内无人驾驶专家也对你们的环境感知技术持怀疑态度。”

“国内的专家?”韩义冷笑道:“来来来,你告诉我是哪个傻逼砖家?我来跟他切磋切磋。”

“……”

人群中有好事的喊了一嗓子,“中国无人驾驶行业理事会的刘果生理事。”

“刘果生?”韩义楞了一下,随后想起来了,“噢,原来是燕京航大赫赫有名的理论砖家啊!”

韩义在“赫赫有名”以及“理论砖家”上加重了语气。

“你去告诉他,不要用他的无知来揣度我的深度。就他掌握的那点皮毛,我们天义随便一个工程师都可以吊打他。”

韩义的话完全就是赤裸裸的引战,让现场激动不已。

中国科技报的问:“韩总您好,据内部消息称,吉利博锐无人驾驶的3D信息采集量高达300万,而当今世界的实验室数据才刚刚突破180万;

很多人都对你们公布的数据表示怀疑。”

韩义毫不迟疑道:“你说的当今世界是你认知中的世界,但请不要拿来代表天义,我也不认同你口中的当今世界。

另外不怕告诉你们,每秒300万信息采集量只是实测数据,早在8月初,我们实验数据就已经超过500万。”

“轰——”现场顿时像打了鸡血一样兴奋。

“韩总,你说的是真得吗……”

“韩总……”

“好了,今天到此为止。回头详细数据会在天义的官方站里贴出来。”说完韩义不再理会现场的提问,朝展览厅里走去。

…………

韩义说的话,很快被人传到上去,瞬间引起巨大的轰动。

他的狂妄不仅没有使人反感,反倒让无数民大呼过瘾。

有人欢喜有人愁,那位本来只是跟着蹭热度的燕京航大无人驾驶研究所所长、刘果生教授,瞬间成为了知名人物。

无数人在微博上、知乎上@他,把韩义说过的话截取给他看;

那些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民,在刘果生微博底下留言:“刘教授,韩老板隔空喊话,要跟你切磋一下,你应不应战啊?”

“揭人不揭短,打人不打脸,韩义太过分了。要是我的话,一定会把这个脸打回去。”

“对!一定要把这个脸打回去。”

“哈哈哈……哎呦,笑死我了,楼上的,你们也太坏了吧。跟韩老板去切磋,那不是左脸打完送右脸嘛。”

此时燕京航大里的那位刘果生教授,把韩义祖宗十八代都骂遍了。

那么多人蹭热度,凭什么就挂他啊?

难道他连质疑都不可以?真是可笑至极。

就在办公室里,刘果生登陆上欣浪微博,然后撰写了一篇长博文,洋洋洒洒数千字,把韩义从头批判到尾。

比如“目中无人”、“狂妄轻佻”、“言词鄙俗”等十数条罪过。

总结语,韩义就是个得志便猖狂的小人,他羞与尔为伍。

这一篇长博文一经发表,同样引来无数友围观。

不过让刘果生吐血的是,评论几乎是一边倒的在骂他。

“刘教授你说这么多干嘛,是骡子是马,拉出来溜溜不就知道了。”

“对!有本事跟韩老板切磋切磋,在上泼妇骂街算什么本事?”

“还什么羞于尔为伍,你干脆说怕了不就得了。”

“怪不得说砖家叫兽呢,果然是傻叉。”

“……”

…………

韩义没去看上的言论。

发出自己的声音,不让造假谣言继续发酵才是他的本意,其余的骂也好,夸也罢,都无所谓。

今天是展览会最后一天,展厅这边已经开始撤场了。

不过由于这边还围了很多,韩义去了东区,那边有天义专属的会议室。

东区会议室里。

耿凯琳从早上九点一直等到下午三点,同来的三个闺蜜,走掉了两个,剩下一个是她死活拉着陪她的。

早上来之前想的挺好,可随着时间的推移,心里变得越来越虚。

随便到上一搜,一大堆关于“他”的话题。

一个全球知名的企业家,一个应届毕业生,两者身份差了十万八千里,亲戚这层关系已经不管用了。

此时耿凯琳坐在临窗位置的沙发上,七十几个平方的会议室里,随处可见天义产品宣传册;

深红色的超长会议桌上放着的两面五星红旗,更是给会议室增添了几分威严。

就在旁边女孩受不了这里气氛打算离开时,半掩的办公室外传来了“哒哒哒”的皮鞋声;

很快,穿着黑色T恤衫,蓝色牛仔裤的韩义大踏步走进了会议室;

“抱歉抱歉,刚刚在楼下被给围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