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小妖进化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敢杀我吗?我敢!

2020-01-16 19:44: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妖进化 第一百二十七章 你...敢杀我吗?我敢!

一个是亲传弟子,天资优越,享受着宗门大量的修炼资源,前途几乎不可限量。

一个是记名弟子,寄生共魂体的废物体质,注定了此生无法突破先天,开辟识海,两者之间的战斗,在旁人看来,结局早已注定,必定是以陈林惨死为落幕。

甚至纪遥坤也是这么想的。

但不知为何,在看到陈林露齿一笑后,纪遥坤突然感觉心神一阵不安,似乎有什么不好的预感。

“装神弄鬼,不知死活!”

脸色一狞,纪遥坤很快便彻底抛弃了此想法,他冷笑着,隐藏住眼底的那一抹微乎其微的不安情绪,但却突然动手!

“花葬双剑!”

只见纪遥坤低喝一声,猛地停下脚步,单手一拍腰间储物袋,两把造型奇特的飞剑便骤然激射而出!

这两把飞剑一赤一绿,散发出极为夺目的璀璨光华,品阶不低,竟然是灵器,而且还是中品灵器!

很多围观的妖修弟子眼睛都有些红了,中品灵器,就算辟海境界的修士也不多,纪遥坤区区一名先天巅峰的弟子,竟然拥有中品灵器,而且还是两把,几乎不用猜测,所有弟子都知道,这肯定是其师尊赤练妖尊赏赐与他的法宝。

“嘿嘿,小杂种,我要用这两把灵器,慢慢的将你凌迟至死,享受聆听你临死之前的凄厉哀嚎”

纪遥坤舔了舔嘴角,狞笑的看向陈林,似乎可以预见陈林一会儿过后的凄惨下场。而说话间,他的手心也出现了一枚灵石,不断地摄取其中的灵气。

因为灵器对于先天境界弟子来说耗费能量巨大,如果不是纪遥坤心神有些不安,他不会一出手就使用灵器这种厉害手段,但现在,他眼底的不安已经彻底消失不见,他知道,动用了灵器,陈林几乎没有一丝活命的可能。

“灵器不错,我收下了。”

陈林望着围绕在纪遥坤身边的两把不俗飞剑,感受着飞剑传来的阵阵压迫之感,似乎还算满意的点了点头,竟将纪遥坤威胁的话语直接忽略。

下一瞬,陈林脚步一踏,化为虚影,似缓实疾的向着纪遥坤而去。

竟主动出击!

两者不足三十丈的距离,在陈林突然动手之下,竟直接跨越了大半,而在途中,陈林更是单手猛地一抓,似乎要将两把飞剑硬生生抓走!

“好快!你找死!”

纪遥坤脸色一变,他被陈林的速度吓了一跳,但陈林对自己视若无睹的态度也深深刺激了他,当即恼羞成怒的大吼出声。

“花葬竹海!”

纪遥坤不愧为天才弟子,反应极快,在陈林即将抓住飞剑的一刹那突然暴起。

嗡!

剑鸣涌动,两把飞剑突然相互缠绕,似乎水**融,下一刻,剑气纵横,一把剑化为一朵赤红色娇艳花朵,而另一把剑则化为青蒙蒙的竹海,竹海包裹着花朵,冲陈林近在咫尺的身影绞杀而去!

嗤啦!

单单旋转的剑气打在地面,就将周围的地面硬生生刮成了犁垄状,可想而知,若是将陈林被卷入其中,那他的下场会怎么样的惨不忍睹,极有可能会被瞬间绞成血肉碎渣!

低声叹气的声音从周围传来。

没人会认为陈林有生还的可能,尽管陈林刚才的速度惊艳全场,让很多弟子的眼皮都是一跳。

冥泉脉的众多弟子默默看着场中被竹海淹没的陈林,脸上露出复杂的神色,自己的师兄弟在自己的地盘上被其它妖脉弟子斩杀,这让他们心中有种憋屈之感。

“哼,竟然想用肉身硬撼灵器之威,妄图收走我的灵器,简直可笑之极”

纪遥坤脸色有些苍白,显然动用了灵器,对他的修为来说也是一个不小的负荷,但他望向剑气竹海的眼神却带着狰狞的得意之色,但下一刻,他眼中的得意凝固了。

“嘭!”

一声几乎微不可查的轻声响动从剑气竹海深处传递开来,但这声响动,却让纪遥坤的心神猛地一滞。

下一刻,好像竹海掀起了一丝狂风吹过的波浪,潺潺溪流般的竹海不在平静,竹海中央那像是映在水墨画中的娇艳花朵也突然摇曳了一下。

一双纤细修长的苍白手掌轻轻抓住那摇曳的花朵,从郁郁葱葱的竹海中轻轻一摘。

呼!

竹海消退,只留剑气纵横。

陈林的身影从消散的竹海显现出来,他的手心,一赤一绿,两把闪烁着璀璨光华的飞剑正哀鸣响彻着,剑气切割,光华横扫,想要挣脱陈林的手掌。

“什么?!你!你竟然没死!”

纪遥坤有些苍白的脸色变了,身子忍不住倒退一步,有些站立不稳。

哗!

周围众多妖族弟子尽皆错愕。

所有人都没有想到,陈林在两把灵器的绝杀之下竟然没有身死,反而轻松将两把灵器降服!

“很好,灵性十足,倒是可以向系统兑换些不错的东西”

陈林望着手心不断挣扎的飞剑,眼里露出满意,用自己才可以听见的话语喃喃自语着什么。

也不管飞剑如何挣扎,陈林只是指尖仙灵戒光华一闪,便将灵器收入其中。

仙灵戒毕竟是仙人留下的储物法宝,收取灵器自然轻而易举。

“回来!”

望着消失在陈林手中的飞剑,纪遥坤脸色一变,不由怒吼一声,眼神一闭,似乎想要感应什么,但是飞剑已经在仙灵戒中,自然感应不到什么。

“你找死!”

失去飞剑,纪遥坤几欲吐血,他眼神通红起来,恶狠狠的盯向陈林,似乎恨不得直接吃了陈林,紧接着,纪遥坤便不假思索的大吼一声,背后一具庞大的妖魂虚影陡然凝实,无声的对着陈林尖戾一声!

妖魂虚影与周围的天地灵气顿时产生共鸣,看不见的天地之力向着陈林束缚而去。

但陈林如今肉身强悍之极,只不过身躯轻松一震,力量爆发,瞬间就将这股天地之力震碎,云淡风轻。

下一刻,陈林身形一动,直奔纪遥坤!

风雷滚滚,龙象嘶鸣!

“天赋神通,鹤羽迷杀!”

天地之力对陈林不起作用,让纪遥坤心神震动,有些不安,但望着陈林绞杀而来的不俗身影,他根本来不及多想,直接施展了最强天赋神通!

只见下一刻,纪遥坤衣衫便尽碎开来,幻化出了本体。

这是一只独舞的仙鹤,目赤入丹砂,足有三丈大小,它指如曲勾,双翅猛地展开,好像薄雾,朦胧诡异,煽动间,许多羽毛从翅膀激射而出,不带一丝声息!

这漫天的羽毛宛如利剑,每一根的威势都不下于上品法器,密密麻麻,足有数百,是纪遥坤的绝杀神通,鹤羽迷杀!

施展这一招,纪遥坤巨大的本体一晃,几乎站立不住,显然,刚刚施展完灵器,又施展这种杀招,对他身体的负荷可谓极重。

陈林望着漫天鹤羽,嘴角带着冷笑,不闪不避,竟直接冲撞而去。

对付一名先天巅峰的妖修弟子,陈林并没有使用绝杀手段,而是选择最纯粹最直接的方法,那就是一力降十会!

陈林打算以绝对的肉身力量进行碾压!

否则,他单单将佛狱锻魔灯这种宝器祭出,就可以轻松将纪遥坤灭杀,但眼下周围妖修弟子众多,自己若是动用了宝器,难免不遭人惦记,惹来窥伺,所以,陈林根本没有打算全力出手!

嗤嗤嗤!

利剑般的羽毛打在陈林身上,将他原本就残破的衣衫割开一道道口子,却没有在陈林身上留下一丝伤口,就连白印都没有留下。

陈林双手舞动,打的空气都像爆炸,漫天的鹤羽不能阻挡他分毫!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纪遥坤所谓的法宝和神通,如同纸糊一般,不堪一击!

嘶!

吸气的声音从四周传递开来,所有妖族弟子的眼神都变了,就算很多修为达到了先天巅峰的妖族弟子也是一样,尽皆瞳孔紧缩,暗暗心惊。

妖族肉身强悍是不假,但也要有一个限度,战斗中,起决定性作用的还是法宝和神通,肉身力量次之。

“我们冥泉脉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肉身强悍的弟子!难道他已经将《百锻术》修炼到极致?可是他的修为只在先天境界,着怎么可能?”

一名冥泉脉弟子眼神惊惧的望着陈林的身影,有些不敢置信。

“次子名叫陈林,是这一届招收的弟子,听说在血池洗炼中表现惊人,可惜体质受限,难以开辟识海,但让我没想不到的是,次子竟天赋异凛,肉身如此强悍!”

很多妖修弟子对望,都看到彼此眼里难掩的不平静。

之前陈林用肉身对抗灵器,在很多弟子看来就已经不可思议了,因为就算普通的辟海境界的妖族弟子,也不敢轻易尝试用肉身硬撼灵器,那样虽不致死,但却极容易受伤,除非一些特意修炼肉身的妖修才敢那样做。

当然,这不能说灵器对陈林毫无威胁,陈林硬撼的是灵器本身,而灵器发挥的神通,对陈林还是有伤害的,不过纪遥坤只不过是一名先天境界的弟子,远远发挥不出灵器该有的威力。

“啊啊啊!”

纪遥坤望着不断逼近的陈林,眼神狰狞,他施展了天赋神通,再难保持妖族本体状态,而是变成了人形,一些法宝和符箓被他不要命的祭了出来,但这一切,仍然压不住他眼底那抹惊慌。

该死怎么会,这小杂种怎么会这么强?!

这小杂种,修为不过在先天后期,比自己差了一个境界,连妖魂虚影都没有凝结出来,他,怎么会这么强?!

纪遥坤眼神慌乱间,不远处的陈林突然一晃,身形在原地似镜面破碎开来。

不见了!

纪遥坤瞳孔一缩。

下一刻,一双修长的双手轻轻出现在纪遥坤眼前,不着烟火般抓住了他的脖颈,将他整个身体提在了半空。

幽罗魅影!

正是这诡异的步法,让陈林突然出现在纪遥坤面前。

纪遥坤想挣扎,但是刚才的一番激战,已经让他没有了多余的力气,更何况,陈林肉身强悍,他根本挣脱不了。

“你你不能不能杀我!”

感受着陈林修长苍白的手掌在缩紧,纪遥坤脸色慢慢的通红起来,他嘴里呜咽着,似乎要喘不上气来。

他眼神变得惊恐,第一次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但他还是艰难的说着什么。

“我我师尊是赤炼妖尊!你!不能杀我!你敢杀我吗?!”

你敢杀我吗?!

最后一段话,纪遥坤几乎是艰难的吼出来的,而当他吼完这段话,却明显的感觉到脖间的力量一松。

果然果然听到自己师尊的名号,眼前的小杂种他害怕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纪遥坤的心神从刚刚的绝望中慢慢的走了出来,因为陈林的力量太大,此时的他正不停的干咳着,但他的脸色,却没有了恐惧,反而哈哈大笑起来,带着狰狞的狠戾。

周围的冥泉脉弟子也沉默着。

是啊,陈林,敢杀纪遥坤吗?

没错,纪遥坤是赤炼妖尊的弟子,陈林就算轻松击败了他,但是陈林敢杀他吗?

几乎没有人认为陈林会下杀手。

妖尊强者,一个眼神,一个手指,恐怕就会轻易击杀先天境界修士。没有人敢招惹一位妖尊。

“我敢杀你吗”

喃喃的话语从陈林嘴边咀嚼着,随即,陷入了沉默。但这沉默并没有持续太久。

陈林的嘴角不知何时微微翘起,一丝嘲讽的意味显露在他的眼底。

“我敢。”

咔嚓!

纪遥坤脸色的笑意凝固了。

他的脖颈,被陈林用力一捏,捏成了一堆血肉。

济南华夏医院地址
武汉肛肠医院需要预约吗
贵州哪里治癫痫病
辽宁治疗妇科医院哪好
郑州治疗阴道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