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江南小说】雨季不再来_a

2020-01-16 19:30: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摘要:若离的脸上挂满了泪水,她抱着安,伸手紧紧的捂住他的脖颈,多么希望自己的手指能接续他呼吸的氧气,然而一切都是徒劳,血不断的从她苍白的指间流出,毫不留情!安伸手摸摸她的脸,很凄然的微笑着,他已经说不出话来了,他看若离的眼眸里残留着一抹支离破碎的温柔,然后不久,他的眼神开始涣散,再然后,突然的,他的手一下子从若离的脸上跌落,象黑夜里那颗飞速殒落的流星……抬头望,天空是一片死灰,干燥而漠然,没有一丝怜惜,那一刻,若离知道,属于她的那个雨季,永远的不会再回来! 【若离】

这是一个很宁静的夜晚,美得有些孤单。

房间是黑色的,午夜梦醒的若离并没有亮灯。

外面,清冷的细雨夹着微风从天上密密集集的落下,整座城市在烟雾的笼罩中变得如海市蜃楼般扑朔迷离,路上一个行人也没有,点缀楼市的霓虹现在早已是一脸的倦容,在夜雨中目光呆滞,是真的累了,就连街边那些坚强的路灯此刻也无力的垂下了头,有着说不出的颓废,这场细雨既阴又冷,来得悄无声息,不带一丝的预兆。尘世间有很多东西都是这样,总会在突然之间,给人一个猝不及防!

雨停留在我身轻抚我的心

仿佛取替你的吻

吻在唇上似真飘忽到衣襟

模拟曾共抱紧……

若离在听黎瑞恩的《雨季不再来》,N年前的曲子了,放到现在,依然是经典,黎瑞恩的声音很有磁性,和着轻柔的旋律在房间里四处流转,那份幽怨,能钻进人的骨子里。

夜有些寒,窗外吹来的风里透着凛冽,若离打了个寒噤,一份冰凉突然从心底里直透上来,带着绝望!她想起了洛,19岁那年,那个站在风雨飘摇的夹竹桃树下,很认真的对她说什么时候想嫁人了就告诉我我娶你的男生,若离记得,洛说这话的时候,定定的看着她,嘴角扬着笑,眼眸深处,是一份浓得化不开的温柔。

那天,他身后那些被风雨清洗过的夹竹桃花,开得份外的娇艳,以至于不管多少年后,若离依然可以很清晰的在梦中翻出那个灿若桃花的画面。

【洛】

每年雨季来临的时候,若离都喜欢去雨中漫步,独自一个人,走在大路上,任纷飞的细雨一滴滴的扑打她精致的脸庞,她喜欢那份雨溅肌肤的冰凉,一如洛在天堂里送出来的吻。

洛是一个很高大的男生,一米八二的个头,是学校里的蓝球队队长,他在球场上的飒爽英姿,曾经迷倒了不少学校里的女生,那个时候的洛,是众星捧月的,可是弱水三千中,他独取若离一瓢,虽然若离站到他的身边,就算穿上高跟鞋头顶也只是到他的下颌。

洛脸上总是带着爽朗的笑容,浑身都洋溢着自信,他对若离说,你这辈子只能做我的老婆,因为我爱的人我要亲手给她幸福、别人我不放心。在学校里,洛一有空就会守在若离的身旁,他总是说,这世界上除了我谁都没资格陪在你的身边。

那天,洛牵着若离的手,大笑着对她说,你等着,总有一天我会让你成为这世上最美的新娘,可惜的是若离没等到那天,因为在说完这句话后不久,上帝就把洛从她的世界里带走了。

若离很清晰的记得,那天是一个下雨天,那一天,学校两旁的夹竹桃花开得很红很艳,她和洛共撑一把伞一起往宿舍里走,两个人本来在校园里走得好好的,洛突然一把推开了她,接着是一声巨响,若离向旁边跄踉了几步,回过头,她看到洛手里的天堂伞在天空中划了一道很优美的弧线,然后摇摇晃晃的落下,就落在她的身边不远,接着,她看到洛象一只断线的风筝,重重的摔落在了离她十多米远的水泥地上……那个开宝马车的是一个穿红衣服的年轻女子,个子很矮,脸很圆,身体胖而臃肿,象一只圆圆的大铁饼,下了车木鸡似的在那里呆着,脸上泛着死鱼一样的颜色,若离记得,那一天如果不是身边的同学和老师死命的拉着她,她早已冲了过去把这只铁饼打了个稀巴烂!

后来听说,她是校长的外甥女,那天,她把油门当车刹了。

【栖】

已经凌晨一点多了,若离还在房间里静静的听着那首《雨季不再来》,毫无睡意,窗外,雨还在下,老天爷今晚似乎让人触着了痛处,眼泪一直落个不停。

宝贝,在想什么呢?一双男人的手无声无息的从背后环了过来,很温柔的抱住了若离的腰,是栖!他总是会在某个夜晚,突然而至。

栖的头凑了过来,双唇开始在她白皙的肌肤上游走,带着狂热与索求,他的呼吸是急促的,若离的身体一下子变得僵硬,她稍微缩了一下脖子,想着要避开。栖的手有点霸道的把她的身体扳过来,托起她的头,很贪婪的去啃她的小嘴,他的身上带着酒气,想来是刚从酒吧回来。若离强笑着想推开他,栖,别闹,我今天很累,明天吧,明天好吗?

栖闷声不答,把她逼着移向那张宽大的床。一阵衣裳窸窣,栖的衣服已经掉到了地上,他扑过去,把若离压倒在床上,用强有力的手把她的睡衣解开,再用娴熟的动作很快的就进入了她的身体,若离在他的身下象一只待罪的羔羊,丝毫没有反抗的余地。

一阵狂风暴雨过后,栖带着一丝快意,从她的身上爬了下来,然后心满意足的在她的身边躺下,闭上眼睛,沉沉的睡去。

若离忍着泪坐了起来,把睡衣披上,然后跑去洗手间拼命的冲洗。

回来时栖还在熟睡,她靠回床头,颤着手从旁边的柜面上拿了烟,点燃后深深的吸了一口,再慢慢的吐了出来。

她抽烟的姿势非常的优雅,这是栖曾经对她说过的。

她想起了当年的栖,她跟栖是在三年前,那年,洛的父亲患了重病要动手术,需要一大笔钱,那时填补洛生命的那几十万因为医治洛患脑中风的母亲早已所剩无几,而他还有一个妹妹在上大学,洛就那么几个亲人,他走了,他的家人,若离不能撒手不管,那个时候的栖是若离公司的一个大客户,和跟踪业务的若离关系非常的好,他及时的给了若离帮助,然后,理所当然的,若离成了他的情人。

若离记得当年的栖是很温柔的,看她的时候,眼神里有着和洛一样的深情,就为了这双眼睛,她把自己的第一次给了栖,她的第一次并没有给洛,这一直是她心中最大的憾事,其实女人没有把自己的第一次给自己最深爱的男人,从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失败!

她记得栖第一次要她的时候,非常非常的温柔,而且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曾经有一度,若离以为自己找回了在洛那里丢失了的幸福,可是不知什么时候,栖身上的那份温柔变了质,他日益的,变得霸道甚至于是暴戾的,她的幸福也从此象被扔进了一个冰冷的深渊,万劫不复!

身边的栖在熟睡,鼻息很均匀,若离靠着床头,静静的吸着烟,太多的时候,她需要用烟来麻痹自己的神经,她怕自己会发疯!

窗外的雨仍在淅淅沥沥的下着,若离手中的烟子在空气中一明一暗,闪着鬼火一样的光,她似乎又看到了洛的脸,在烟雾中很爱怜的对着她笑。

栖的手突然从被窝里伸了上来,拿过她手中的烟在柜面上的烟灰缸里掐灭,然后扯去她身上的睡衣,把她整个人拉进了自己的怀里,用被子包住,紧紧的搂着,微弱的光线中,栖的眼睛里含有疼惜,他摸摸若离的长发,叹息了一声,然后很温柔的去吻她的脸颊,在她的耳边轻声说,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若离的泪突然止不住的流了出来,一如19岁那年那个雨季里的那场雨。

【安】

打开房门的时候,里面是一片阴冷的漆黑,看来子烨还没有回来,安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已习惯了子烨的这种朝秦暮楚。

打开灯,简陋的出租屋里家具也不多一件,在繁荣昌盛的大城市里生存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特别是象他这种低层得不能再低层的工薪一族,生活,是一件举步维艰的事情。

房间里什么都是冷了,饮水机里早已是滴水不剩,电饭煲一脸无辜的在旁边沉默着,它是真的感到委曲,在这里呆了两年了,它鲜有发挥自己的作用,有时还得承受霉菌侵蚀的折磨,真是苦不堪言。

安燃了一根烟,坐到客厅里唯一一张房东留下的旧沙发上,刚从啡厅回来,他还没有睡意。他一口一口的吐着烟圈,吸烟是他一种必不可少的习惯,他喜欢在烟雾袅袅中想事情。

今晚又没有见到她,都快两个星期了,她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安静静的想着,她是啡厅的常客,几乎每隔一天就会在啡厅里出现,独自一人,很安静,一呆就是一个晚上,可是最近这些天,安完全没有看到过她的人影,她好象突然从这个世界里消失了。

她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是病了吗?还是去了地方?

可是这些,又跟他有什关系呢?安有些自嘲的笑笑,仰望着上面已经有点发黄的天花板,他只是一个啡厅的服务生,她可能根本没有留意到他的存在。

她是一个有故事的人,安吐了个烟圈,烟雾弥漫中,他似乎看到了那个女人晶莹的双眸,不知为什么,从见她的第一眼开始,安就没有办法把这个女人从脑海里抹去,她那双天使般的剪水双瞳总是会在他的眼前浮现,他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人的眼睛,可以这么的清澈,清澈得象是用水做成的。

【子烨】

子烨是妖艳的,有着桃花一样的双眼,那些见过她的男人都说,子烨的丹凤眼足以把人的魂魄给勾走,子烨还有一样值得自豪的东西,那就是她魔鬼般的身材,那样的惹火,任何男人见了都会心旌摇曳。她在一家休闲中心工作,收入不算低,她喜欢这份工作,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每天给不同的男人做按摩,她付出劳动,那些男人给予她报酬,大家各取所需。当然,之中也有潜规则,这已是公开的秘密。

子烨是个居无定所的女人,大多数会回安那廉价的出租屋里睡,偶尔的,也会在“朋友”那借居。她每次回来都不会早于凌晨2点钟,那个时候,安大多数已经睡着了。

这几天子烨的反应有点厉害,一整天的打不起精神,她去洗手间胡乱的洗了把脸,澡也不洗,换了睡衣直接的就钻上了床,身边的安动了一下,翻了个身依然去做他的美梦,子烨看了他一眼,扯过被子,背对着他躺下。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两人的状态变得可笑,他们好象都对彼此有了厌烦,却又没有办法完全离开对方,因为外面好象并没有什么地方可以永久的收留他们。他们虽然同住一处,可是过的生活既不象恋人也不象夫妻,平时里他们并不关心对方的冷暖,也不过问彼此的生活,只是什么时候有需要了,却又会很狂热的纠缠在一起,象两只发情的野兽。

今晚的子烨有点烦燥,她又想起了那个男人,如果他知道她怀了他的孩子会有什么反应?我要不要现在告诉他?

纷繁的思绪困扰着她,加上一阵阵的恶心在胃里翻江倒海的捣腾着,子烨根本无法在床上安静的入睡,几分钟后,她最终还是要掀开被子跑去洗手间吐了个天昏地暗。

好不容易缓过气来,子烨擦了一下嘴角的酸水,一回头看到的是安狐疑的眼神:你怎么了?

子烨呆了一下,然后强笑着说,我有了。

安的脸抽搐了一下,谁的?

子烨睁大她那双好看的丹凤眼,不解的看着他,还有谁,你的啊。

安苦笑了一下,摇摇头,别把我看得那么无知,我那段时间回老家了,回了两星期!

子烨低下了头,不说话,安不再追问,叹了口气,转身走了出去,背影孤单而落寞,我明天去找地方,找到了就搬。

站在身后的子烨突然觉得有点于心不忍,对不起……

安很凄然的笑笑,并不回头,不必说对不起,我不喜欢听到这句话!

【巧遇】

安终于又见到了那个女人,不过不是在啡厅里,而是在回出租屋的路上,他最近搬了一个新住处,就在他工作的啡厅不远,走路也就20分钟。

那是一个多情的 月,春寒料峭。

天上的雨下得很密,一丝丝从灰蒙的空中垂下,挂面一样布满了整个天空,已经是凌晨零点了,街上没有一个行人,所有的东西都是冷的,包括那些照明的路灯。

刚下班的安打着伞静静的走着,突然,一阵清脆的鞋音叩响,转角处,他看到了一个摇摇晃晃的身影从对面逆行而来,依稀有点熟悉。看得出那是一个风姿绰约的女人,虽然是迈着醉步,但依然能窥见她的婀娜。

走近了安突然发现,竟然就是那个好久不曾光临啡厅的女人,她走到安的面前,醉着眼睛事不关己的瞄了他一眼,正想从他身边走过去,突然脚一滑,一个趔趄几乎跌倒,安及时的伸出一只手扶住了她,她浑身都是湿的,象刚从水里捞上来,这么冷的一个雨天,她竟没有打伞!

她的身上带着酒气,想来是喝醉了,安有点心疼的问,你怎么样,没事吧?女人眯着朦胧的醉眼一脸迷茫的看着他,安连忙说,你不记得我了?我就是格色啡厅的服务生啊,你经常去的那家。

女人看了他一眼,哦了一声,突然身子一软,整个人向下滑落,安吃了一惊,连忙靠过去把她抱住,差点把手里的伞也给扔了。她的脸颊很红,有点发烫,想来是酒精的作用,但意识还算清醒。

安用身体支撑着她,倾斜着伞挡住向她飞过来的雨丝,看了看四周,没有一个行人,这横街窄巷的,想叫台出租车都难,如何把这个站也站不稳的她送回家?

你住哪?我送你回家吧。

女子摆摆手,不用。然后强撑着继续往前走,刚走了两步脚一软差点坐到了地上,安连忙跑过去扶住她,让我送送你吧,相信我,我不是坏人。

女子看他一眼,点点头,靠在他的身上,指了指前面,低声说,10米处,左转。

【迷失】

她的家就在格色啡厅的背后,不算大,就两室两厅,但很雅致。

安把她放到客厅的沙发上,她一倒下去就人事不醒的睡着了,安不由得有点急了,伸手下去轻拍她的脸,喂,醒醒,你衣服还没换呢?

女子拨开他的手,别闹,我要睡觉。翻了个身,竟真的在沙发上睡着了,身后的安不知如何是好,本来他以为她会有家人在里面,没想到她是一个人住的,而且还醉得这么厉害,现在她浑身都是湿的,天这么冷,总不能让她穿着湿衣服过一个晚上吧?

共 12669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故事结构紧凑,虽然人物不是一起出现,但却能完美的衔接,作者写小说的功力不错。故事很美,美在夹竹桃的美和故事的美穿插在一起。故事令人感动,语言也非常逼真。虽然小说大都是描写巧合,但作者的这个故事有些太过巧合,就有些失真。语言虽然逼真,但比之故事,又有些粗,如果再细腻一些,委婉一些,故事会更美。编辑:蓝薇海【江山编辑部 精品推荐010120211 】

1 楼 文友: 2010-12-27 11:1 :00 不得不说,《雨季不再来》文字处理上的精致是最大的亮点。于是,非常细心打造的爱情,适合快餐阅读。

文学作品提炼于生活。偏离生活场太远的现实主义题材(药习惯把爱情归属于现实)的作品如果失却与生活本身丝丝相扣的情感渗入,那么,所有的精致不过是一件华丽的衣裳。

天上雪是勤奋的,是善于编织文字的,药惊羡。有这样的趋势,相信天上雪作品定会走出自己的特色。但药还是那个建议:请多关注生活,用心体味生活深处那些无语的悸动和呢喃。 细节细微处,自成词话。

回复1 楼 文友: 2010-12-27 1 :55:27 姐姐,我的小说一直来自生活,所有的人物都是在现实生活中拾取,可能姐姐的生活场面与我这里的不同,呵呵!关于姐姐上次在《一个转身,已成天涯》里说,不追问男友的变心显得心态过度不足,其实姐姐错了,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呵呵,我并没有追问我当年青梅竹马的恋人为什么会去牵别人的手,既然他已经决定了,而且已经选择了,我,还有过问的必要吗?我是一个不喜欢死缠烂打的人,呵呵!

2 楼 文友: 2010-12-28 11:51:55 工作忙,没注意天上雪的留言。你的小说写的很好,有点像《爱人》杂志的风格。看你的留言,说网络写手的收入颇丰,但我也想让天上雪更优秀些,以后有人看到你的作品,不要把你称作是网络写手。我对你的建议,完全是书本类的建议,我写的文并不如你的好。但看与写是两码事,你说对吧,总之是欣赏小说了。另外,希望你多投稿江南。 君子千里成风

 楼 文友: 2010-12-29 01:57:41 好文字。有一种感觉,太过纯粹的情感,难免妖冶。欣赏了,问候作者! 漠视三千

回复  楼 文友: 2011-01-01 20:06:08 嗯,是有点妖冶,呵,谢谢点评!问好朋友.

4 楼 文友: 2015-05-14 19: 0:28 静静的品读,我的思绪翩跹。是啊,着从心灵流淌出的文字,散发出淡淡的墨香。我告诫自己,静下心来,多学习多思考,关注你身边的人和事。潜心为文,一定能像作者一样写出令自己欣慰也让读者点赞的文章。学习之。赞!

5 楼 文友: 2016-04-12 14:21:25 看过这篇文章再次让我敬慕,三个男人的爱恋,一次次的牺牲,若离是幸运的,她被三个男人那么深刻的爱着,可她又是不幸的,毕竟她的结局依然凄惨。我很幸运,你的文章总能撞击到我心灵深处的那份柔软,美的文章,给人美的享受,期待你更多佳作!

增生性关节炎是什么病
用法用量明确精准的儿童止咳药
血管堵塞有斑块通心络能治疗吗
吃 口腔溃疡的药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