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陶艺大师推动石湾公仔走出去

2019-09-13 20:17: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陶艺大师的FANS中,部分人发挥 经纪人 作用,以画廊、私人展览馆、博物馆的名义推广大师作品。(摄影 张由琼)

近年来,脱胎于收藏者的本土 经纪人 开始活跃起来。(摄影 张由琼)

有了 经纪人 ,大师们可以潜心创作。(摄影 张由琼)

佛山打造 千年陶都 ,石湾陶文化这张名片能够真正 走出去 ,众所期待。业界泰斗、清华大学教授张守智大师曾对陶艺界提出批评:陶艺大师背后的收藏者往往是保守派、陶艺创作者只满足于从创作室走向收藏室!

但现在,两种群体的分化正日趋明显。

刚刚举行的一场文化活动中, 陶艺大师经纪人 的叫法砰然入耳。事实上,在石湾这个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最多、最集中的地方,一些大师已经拥有或者在尝试接触部分意义上的 经纪人 ,而 经纪人 的叫法也已暗自流传开来。

近年来,脱胎于收藏者的本土 经纪人 开始活跃,同样,石湾公仔也吸引了来自香港、广州等地的 经纪人 的目光。在推动石湾公仔 走出去 、提升石湾公仔附加值的过程中,这些 经纪人 是怎样的一群人?发挥了什么样的作用?又存在哪些局限?陶艺大师们又怎么看待这种合作?

经纪人 实则是社会收藏家

您的作品为什么墙内开花墙外香?大洋彼岸的人都认识、欣赏您的作品,但是佛山人、国内的一些地方却并不了解您?

现在是市场经济的时代,您为什么还如此低调,根本难找到您的宣传信息?

当这样的问题抛向陶艺大师时,陶艺大师们总是以一贯的低调和谦逊应对之。一直以来,对艺术专注执着并精益求精的佛山陶艺大师们,持这样的态度也被看做是极为正常的。而问出这些问题的人,则是非常接近陶艺大师、追随大师作品的特殊群体 他们更多是来自于陶艺大师的FANS、收藏者。

事实上,这些FANS们正出现分化的趋势。其中有些人逐渐发挥起大师 经纪人 的作用,还有的以画廊、私人展览馆、博物馆的名义作代理、推广。

在陶艺大师们的眼中,这些FANS已经逐渐不同于一般的收藏者,他们对大师的作品非常欣赏、了解,他们有着一般收藏者所没有的长远眼光。当然,他们更有一般人不具备的资金实力。当他们看中艺术家的作品后,不但要收藏,还要推动大师作品和大师名气 走出去 。

在9月初,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黄松坚赴北京举办中国美术馆个展中,除了政府机构工作人员外,同样不难发现几位活跃的 经纪人 的身影,有了他们帮助张罗,个展安排周密、组织有序。

但在大师自己看来,私下叫 经纪人 ,但实则只能叫做社会收藏家朋友。 用经纪人这个概念并不严谨,不完全准确。 事实上,经纪人作为典型的市场经济的产物,在促进交流、繁荣市场方面发挥着明显的积极作用。有别于其他商家的生存方式,他们凭借信息来源的多样性,社会资源的整合能力和办事效率,发挥着独特的功能。#p#分页标题#e#

而艺术家把创作后的作品完全交给自己的经纪人,经纪人享有对大师作品的专营权。因此陶艺大师们认为,目前石湾陶艺大师作品的主要推广销售途径并非如此,严格来讲, 经纪人 只能打上引号。

不用大师管,我们去张罗

作为石湾第一位在中国美术最高殿堂 中国美术馆举办个人展的陶艺家,黄松坚的个展可谓相当成功,展览首日就吸引了 000多名北京的艺术爱好者慕名参观。文化部副部长王文章盛赞石湾公仔出自民窑,题材扎根传统元素,在传承与创新中,黄松坚的作品契合现代人的审美观,是富有魅力的民间艺术,石湾陶艺是国宝。

上周六,佛山陶艺界举办了黄松坚北京个展的庆功会,并祝贺黄老的71岁大寿。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会场的操办张罗者仍旧是一群年轻人,黄松坚只需要从创作室出发来到现场,以嘉宾身份出席典礼。在此之前,高朋满座的典礼将安排什么人讲话、什么节目,他和所有嘉宾一样并不知晓。

操办者来自于一家民间艺术馆,该艺术馆于2008年成立并向市民开放,以收藏雕塑泰斗潘鹤、黄松坚、冯远等名家作品为主。

事实上,这些 张罗者 最初大多是大师的FANS。对于走出佛山举办展览,他们说 不用大师管,我们去张罗。 这样的话一出,让大师很放心,因为这些年轻人对市场的把握和人情世故的拿捏,恰如其分。

更重要的是,这些人并不是单一的个体, 经纪人 的背后是有着庞大的企业家、成功人士的群体,由此所带动社会关注度自然倍增。

我们是看中大师的作品,欣赏大师的为人。 在其中一位 张罗者 看来,跳出石湾这个圈子,跳出相互倾轧、内耗的小圈子,把大师作品和名气打出去至关重要。 否则,总是耗在这个圈子里,大师的名气怎么推出去?石湾陶艺这个群体的名气怎么提升?

以北京之行为例,黄松坚有他的专家资源, 经纪人 拿去通讯录,一位一位地去联络,诸如此类的细致工作由他们来做,黄大师专注于自己的作品即可。

陶艺界代理机制须健全

大师有自己的 经纪人 并不是新鲜事。 提到这个概念,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钟汝荣眼前一亮。

1991年香港云峰画苑曾找到我,开始了此后长达10年的合作。现在回想,其实他们起到的就是经纪人的作用。 钟汝荣表示,他应该是陶艺家中较早接触到 经纪人 的一位,而合约一签就是10年,在当时需要很大的勇气。

提到 经纪人 ,他的话语中带着感激:云峰画苑代理我的作品后,我可以潜心于创作,当时我的作品《山鬼》、《爷孙俩》等就是通过他们一举在东南亚打响了名气。总结经纪人付出的努力,钟汝荣认为,他们的包装是全方位的,举办展览、不定期举办研讨会、推动大师与收藏家之间开展互动, 可以说,经纪人或者经纪公司就是其中的重要桥梁。

如果说现在再来探讨经纪人这个概念,对于我们来说或许已经太晚了。不过,值得注意的一个新的现象是,2000年以后,石湾本土一些画廊、艺术馆私人老板介入到这个行业、这个环节中来。 他认为,广义上讲,石湾陶艺家的经纪人可以说来自石湾本土、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地。

对于画廊或者艺术馆来说,艺术家与艺术品绝对是最为个性化的发挥,经纪人看中了某位艺术家的特点与潜质,看到了艺术家作品的保值功能,从而选择签约艺术家合作。 这也决定了陶艺大师的经纪人,不同于一般的其他领域的经纪人。他认为,尤其是在北京、上海等文化产业发达的地方,大师与经纪人合作的局面正逐渐打开。#p#分页标题#e#

同时,也有广东工艺美术大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认为,个体经纪人大多仍旧停留在私人收藏的层面,即使北京的一些私人画廊、博物馆,也正处在尝试摸索阶段。 这与内地的大环境有重要关系,陶艺界代理制并未健全。

钟汝荣认为,值得一提的是江苏宜兴产区。 记得去年组织大师们去宜兴学习参观,一进入宜兴的陶瓷城,就看到整条马路的灯柱上挂满了两米高的大师形象和代表作品,非常震撼。 当时,石湾陶艺大师们每每找到自己形象时,总是充满着惊喜。除了宣传包装,宜兴这家公司还开辟专门的石湾陶展厅,效果很好,他也感慨,宜兴这家公司的宣传包装走在了前面,非常值得佛山借鉴。

纵深

大师作品走出国门何时常态化?

大师们从埋头于自己的工作室,到走向首都北京、走向国内其他产区开展览,需要耗费的心血难以衡量。 但搞一次展览,瘦个六七斤都是再正常不过的。 而对于有机会走出国门、在异国举办展览的陶艺大师们而言,体会到石湾公仔在世界的影响力,更加渴望对于石湾公仔的宣传效应能够持续下去,能够通过持续的 走出去 、从美国东海岸走到西海岸,让更多的人了解接触石湾公仔,而不仅仅举办一次,嘎然而止。

但从一些大师的描述中,不难发现,即使能够走出国门,大多时候是因为某个人、某件事的偶然因素,然后才有可能形成偶然中的必然合作。

缺乏熟悉国际市场 经纪人

以黄松坚的一次美国展览为例,与直接操办者本杰明的相识就充满偶然性,这位犹太地砖销售商在200 年一次在中国订货时,工作之余走进了黄松坚的工作室,一见到作品《春夏秋冬》就爱不释手,此后他每年都来中国购买黄松坚的作品。当决定赴美开展后,双方草签了一份合同,但是中间却有代理方出了问题,有人从中携款出走,本杰明陷入官司。此后,开展览的事情再度拖延到2005年又重新提出,再到2009年,黄松坚用了6年时间,美国个展终于成行。

本杰明有四分之一的中国血统,用他自己的话说,走遍世界各地,从没有见到过这么感人的作品。遇到他这样的人非常难得。 在美国旧金山,石湾公仔受到了极大的欢迎,取得了出乎意料的展览效果,黄松坚感慨: 以前我们走出去的多是前往新加坡、香港、澳门、台湾,今后应该考虑放在西方,我看石湾陶艺在西方一定有市场空间。

他认为,佛山应该在文化沟通的基础上加强与国际在贸易和市场上的交流。 有些资源与渠道是可以利用的,但是我们以前浪费了。

这样的机遇无疑具有偶然性,中间经历的波折让人唏嘘。但值得追问的是,如果当初有熟悉国际市场的 经纪人 出来,黄松坚的旧金山之行是否还需要6年时间?佛山是否有能力把这种偶然变为必然?如果下次再去举办展览,是否还有可能?抑或是否还要再等待下一个6年?

然而,更多的艺术爱好者还是满足于收藏到自己的囊中,期待保值、升值。在一些人看来,从艺术家的手中到收藏家的手中,这个过程似乎已经完成了艺术品的命运之旅,推介脚步至此嘎然而止。

有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说, 艺术家也需要生存,进入收藏家的手中能够卖上高价,这已经是艺术家希望看到的。收藏家不再向更广泛的区域、向更多的社会大众去推广大师作品、推介石湾陶艺,也在情理之中。

如果能够有长远眼光和实力的经纪人帮助陶艺大师将石湾公仔推向世界,这是非常让人期待的。 一位陶艺大师向记者表示,在前往港澳台和其他国家交流后,他非常羡慕异域陶艺大师代理的灵活机制。然而,哪些人有着这样的长远眼光、有能力承担起走出国门的使命?#p#分页标题#e#

陶艺大师背后的收藏者往往是保守派! 业界泰斗、清华大学教授张守智大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这些收藏者为了保值而不是为了艺术和文化进行收藏,这也使得创作者满足于从创作室走向收藏室;在市场由保守的收藏者推动的过程中,创作者本身应肩负的提升鉴赏者和公众欣赏水平和艺术修养的使命也被严重弱化,创作者如果从事停留在看我工艺有多好,那么公众的认识也只能停留在这样的层面了。

另一层面,作为石湾公仔街的销售代理商,同质化与低利润的竞争中,代理商只希望能赚取其中的价格差价,更勿论推广、提升。

分散与单一的代理制

国家级陶艺大师们向记者推荐的是陶艺界 晚辈 黄志伟, 他是石湾陶艺家中, 经纪人 推广做得较为成功的。 其作品曾多次在国内、港澳台地区,以及新加坡、马来西亚、美国等展览,他本人还多次被邀请参加国际性陶艺学术交流、研讨和作品创作表演。

事实上,黄志伟的经历比较有代表性,上世纪80年代从艺,早年从石湾美术陶瓷厂走出来,自己成立过工作室,是陶艺家中自己做老板的代表。

自己出来面对收藏者、面对社会大众,搜集第一手的情况信息,结合石湾陶艺的发展趋势和市场信息,及时改变、调整自己的思路,才能在扎实的基础上发展出自己的特色来。 面对记者,他感慨: 自己出来跑,其实很累。

仅仅依靠艺术家自己的力量,或者所属的石湾美术陶瓷厂或者由政府来推动石湾公仔走出去,恐怕远远不够。在黄看来, 经纪人 拥有文化专业上的优势,整合资源的优势。而最重要的是在资金上的便利, 他们有多余的钱来集中精力做推广。这些都是陶艺大师一己之力难以实现的。 同时,艺术家也在挑选好的收藏家和代理商,对于艺术家来说,都特别希望双方的合作具有长期性。

他期待的真正的大收藏家是将此作为一项事业来做,不遗余力推动一位艺术家、一个产区的陶瓷艺术。但他直言,但目前有长远眼光的、能够称得上合格的 经纪人 并不多。

而极强的分散性和单一性,是目前陶艺大师 经纪人 代理难以逾越的现状。内地的代理人体制相比香港、台湾,非常的分散,他们往往是瞄准艺术家的新作品,在看中艺术家的某一个作品、某一类作品、亦或是某一批作品,收藏后进行宣传推广 走出去 。在这种背景下,一位作者的不同作品被多家经纪公司推广,也实属不得已。

新的尝试还在进行之中,有业内人士向记者透露,石湾一位大师的作品将由一家经纪公司整体包装,该公司还将与拍卖行合作,明年或将进行专业的拍卖。而这种合作的效果如何,让业界拭目以待。

儿童眼屎多
孩子晚上睡觉出汗
血栓有哪些症状
儿童汉森四磨汤的功效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