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甲

两任大股东对簿公堂建投能源重组后遗症显现世界和平

2020-02-15 14:00:4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两任大股东对簿公堂 建投能源重组后遗症显现隐痛

争取优良酒店资产一触即发

4月9日,建投能源()发布了2010年年报。与从事火电发电的同行们一样,囿于高价运行的煤炭价格及难以联动的电价,建通能源在2010年也遭受了电煤供需矛盾的滑铁卢。

建投能源年报显示,公司2010年实现营业收入54.10亿元,较2009年上涨14.2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1037.66万元,同比下落85.42%;而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仅为548.06万元,同比下降91.63%。公司方面表示,虽然电煤供需基本保持平衡,但重点合同电煤价格延续上涨,合同兑现率较低,煤电矛的盾进一步加重,让其经营压力十分沉重。

被卡在煤电困窘中的发电业务构成鲜明对比的是,建投能源的酒店业务却运行的风生水起。2010年公司酒店业毛利率同比上升了0.45个百分点,高达62.53%。

可建投能源这项鲜明的酒店业资产却面临着资产缩水的危机。据知情人士向《证券》提供的资料,为争取建投能源旗下的国际大厦酒店,公司两任大股东石家庄国大团体(下称国大集团)与河北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省建投)已剑拔弩张。而根据石家庄仲裁委员会2010年6月做出的仲裁判决,国家大厦酒店极有可能将从上市公司手中流转回国大集团。

借壳上市引发争端

1986年,国大集团与中信房地产公司合资建设了国际大厦酒店。1995年,国际大厦(建投能源的前身)在深交所上市,国大团体凭仗28.48%的股权成为上市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同年,国大团体与国际大厦开始投资共建世贸广场酒店(下称世贸广场)。但由于彼时一度炒得沸沸扬扬的国际大厦股权之争,殃及至世贸广场建设的资金筹集,致该项目迟迟未能开业。

为打破僵局,国大团体于2001年开始寻觅新的合作伙伴以注资世贸广场,斯时凭仗着电力板块春风得意的省建司也正在寻觅借壳上市的机会。在地方的大力撮合下,双方分别在2001年、2005年签署了《关于股权转让的意向书》、《关于解决遗留问题的整体协议》。

根据双方彼时达成的合作意向,国大集团将其持有的国际大厦股权悉数转让给省建投,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地位也随之流转。而对于国大团体一直以来苦心经营的酒店业务,双方也作出了 两步走 的安排。即首先由国大团体与省建投按照70%:30%的股权比例共同持有世贸广场的股权,并共同推动世贸广场的建设。而在国大集团能够回购国际大厦酒店的条件条件下,国大团体会将其持有的70%世贸广场股权转让给省建投,

如果此番腾挪得以顺利完成,省建投借壳上市的夙愿将得以完成。而让出了上市公司大股东地位、世贸广场股权的国大团体,将带着当年上市时的嫁妆――国际大厦酒店,谢幕于A股市场。

彼时看来,双方设想的结局对国大集团有些黯然,可是出乎国大集团意料的是,此次重组居然从黯然走向了暗淡。

资产回购一拖再拖

2001年,国大团体将持有的上市公司28.48 %的股权4378.44万股以每股2.5元的价格转让给了省建投。并将收到的1.09亿元股权转让款1.09亿元全部投向了世贸广场建设。2005年6月,国大集团将8400万股世贸广场股权,以6260万元价格转让给省建投。2005年8月,国大集团将间接持有(职工持有)的上市公司7.08%股权以1.88元的价格转让给省建投。值得一提的是,7.08%建投能源股权转让之时,距离2005年岁末法人股的流通唯一不足4个月的时间,1.88元/股的转让价格背后,其实是国大团体为省建投送去了一个近亿元的红包。

可就在国大集团交近乎出了手中所有的筹马后,已变身为建投能源大股东的省建投又提出了一项附加条件,要在上市公司增发方案获批后,才能实现由国大集团回购国家大厦酒店的义务。由于谈判的双方皆属国资背景,在相关监管部门的调和下,国大集团选择了忍气吞声地继续等待。

2007年,国大团体等来了证监会对于建投能源非公然发行计划的核准,本以为终究可以带着国际大厦酒店回家了,可国大团体回购国际大厦酒店的要求却前后遭受了省建投 刚刚完成增发,需要在当年捋顺很多工作,顾不上(回购) 、 金融危机 、 现金流不足 等说法的推搪。直至2010年1月22日,省建投忽然变脸,宣布将国际大厦酒店委托河北怡际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管理,双方压抑多年的矛盾近乎瞬间激化,国大团体将省建投列为被申请人,诉至石家庄仲裁委员会。

2010年6月,针对双方这场长达10年的经济纠纷,石家庄仲裁委员会作出了《仲裁裁决书》,认定省建投应当依法全面履行 促使和支持建投能源将其拥有的国际大厦酒店对外转让,在同等条件下,优先转让给国大团体 的合同义务。

可是,仲裁败诉的省建投只是中规中矩地缴纳了29万元的仲裁费用,而对国际大厦酒店的回购,省建投一如既往地打着其深谙的太极拳。截至发稿时,国大团体对国际大厦酒店的回购仍未见到起色。

国际大厦酒店花落谁家?

据知情人士提供的资料显示,在仲裁进程中,省建投牢牢握住的护身符是 省建投只是建投能源的大股东,上市公司的资产处置应由董事会决定,其没法干涉 。言下之意,虽然国大团体向省建投付出了种种对价,可笑纳了诸多利益的省建投,其实对其要转让的标的做不了主。

对此,国大团体仲裁代理人侯凤梅律师在仲裁代理词中表示,根据《公司法》的相关规定,省建投对建投能源公司具有实际控制人的地位和权能,完全有能力促进国际大厦酒店的回购事项。况且,如果省建投主张上市公司独立处罚其资产,其不能控制。那末,省建投在与国大团体签订关于回购国际大厦酒店的协议时,对国大团体做出的许诺就涉嫌讹诈。那么,国大团体则有权要求撤消合同,并要求省建投返还股权。

一面是实行迟到的合同义务,将国际大厦酒店交还给国大团体;一面是将多年来的资本腾挪一夜推到,不知站在十字路口的省建投会怎样选择。而已生效的仲裁裁定能否得以顺利推行?国际大厦酒店终将花落谁家?答案恐怕仍待光阴。

白带发黄该用什么药
月经不调一直不稳定
经期小腹胀痛怎么办
经间期出血吃什么药物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