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轮回王 第一百四十二章 有赌未必输

2020-01-17 01:49:2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轮回王 第一百四十二章 有赌未必输

飞燕的攻击逼迫得祝平安节节后退,当飞燕使出自己的绝招之时,整个台下是一片惊呼,霎那间,不仅是祝平安,连两人所在的拳台都被冰冻起来。

就在飞燕以为大局已定,胜券在握的时候,冻住祝平安的冰块从里向外爆裂开来,一道白色气流冲上半空,化作白蛇形状俯视飞燕。

“主人终于认真起来!”白虎看到祝平安的表现显得很兴奋。

“这样真的好吗,在大庭广众之下,使用这么显眼的招式和能力,会被外人怀疑,暴露身份吧!”玄武喃喃自语道。

“到了这个地步,平安也顾不了那么多了,毕竟对手也不是泛泛之辈。”劳拉听了玄武的话,回答,双眼的视线一直没离开拳台上的二人。

而飞燕的师傅看到祝平安这个招数,心中大叫不妙。他冲着拳台上还没有惊呆到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徒弟连忙喊道:“飞燕,快住手,不要再和他打了,赶快认输!”

“什么?”飞燕听到师傅让他认输,以为自己听错了。

“快认输!”师傅以命令的口吻高声喊道。

“为什么?”飞燕虽然知道对手远比自己预想到要强大,但就这么认输,实在是心有不甘。

“难道你连师傅的话都不听了吗?”师傅厉声呵斥道。

“哼!”飞燕握紧拳头猛地砸了一下围栏的柱子,将围栏撞击的使劲摇晃。他不忿地回头看了一眼祝平安,翻身跳下了拳台。

“呼”祝平安也长出了一口气,心里説道:“不用再死斗下去,真的是太幸运了!”

白虎、劳拉和玄武三人也不约而同地用手背抹了抹额头的冷汗,动作竟然出奇的一致。

“怎么回事?”劳拉不解地问白虎。

“估计是知难而退了吧。”白虎是这么认为的。

“没那么简单。”玄武扭过头,视线落在老和尚的身上。

在另一边的杨妖看着拳台上伫立的祝平安,自言自语道:“没想到金并手下还有这样的拳手。”他转过身,对身后的手下説:“给我查查他的底细,看能不能招揽过来。”

在另一张拳台上已经胜出的唐七,观看了平安和飞燕的战斗之后,后脊背发凉,头发丝发麻,心中颤栗道:“开什么玩笑,接下来让我和他打,根本就毫无胜算,搞不好还会死在他手里。”

飞燕气鼓鼓地来到后面,他的师傅早就在那里等他。

“师傅,你为什么要我认输,我承认他很强,但是比赛没结束,鹿死谁手还未知呢!”飞燕还对刚才的事情耿耿于怀。

“飞燕,为师之所以叫你认输,是担心再打下去,你会受到伤害!”老和尚语重心长的对徒弟説道。

“师傅,你为什么这么肯定我会输给他?”飞燕追问。

“我不知道那年青人的来头,但是他的招数我是曾经见识过的,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那是传説中的‘大蛇王流蛇咬拳’,也是当年称霸西大陆的‘天蛇王’初六道的招数。”老和尚道出实情。“任何与初六道扯上关系的,都是不详之人,将带来难以估量的灾难。”

听了师傅的解释,飞燕这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庆幸自己没有一意孤行。

“可是,师傅,这样的话,我们就没有机会得到盂兰液了,回去怎么和师兄交待啊?”飞燕摊手説道。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只好再试试其他途径,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可能性。”老和尚对飞燕説。

就在这时,玄武突然出现在这两人的身后,开口对两人説道:“我们可以将盂兰液让给你们,不过你们必须回答我们一个问题。”

听到玄武的话,两人连忙转身,惊讶地看着玄武。

“你是什么人?”飞燕吃惊地问道。

“初六道麾下四灵将之一的玄武。”玄武向他们介绍自己。

正所谓“人的名、树的影”,听到玄武自报家门,两人不由得打了个激灵。

“没想到居然能在这里见到传説中的人物,真是三生有幸啊。”老和尚对玄武感慨道。“那么,你到底想説什么?”

“青龙在哪里?”玄武脱口而出,问得老和尚惊出一身冷汗。

“你説什么,什么青龙?”飞燕连忙否认。

“出家人不打诳语。”玄武看着老和尚微微一笑,老和尚双手合十,口中高声念诵:“阿弥陀佛!”

“青龙的儿子麒麟,患有重病,危在旦夕,只有用盂兰液才能勉强维持他儿子的生命。”白虎一边説着,一边也从幕布后走了出来。“”

“杨妖有很多宝物,但是来这里赌拳的人中为了盂兰液而来的却不是那么多。再者,知道这药液功效的人本就不多,只有用过或者非用不可的人才会这么需要它。”劳拉也从后面走了出来,边説边走向老和尚师徒。“青龙就是这其中之人。”

“青龙想得到这种药,又不想暴露身份,所以才会让你们替他来取药,以他的个性和睿智,绝不会把这么重要的任务随便交付于人,所以能代替他来这里取药的必定不是寻常之辈。”玄武接着分析。

“在这赌场中,能有这实力的除了我们,就是你们。”白虎指着飞燕説道。

“所以,你们一定是青龙派来的,也一定知道青龙的去处。”玄武三人的推理和分析説的头头是道,一时间让他们师徒二人哑口无言。

“告诉我们他在哪里,我们就把盂兰液给你们。”劳拉对他们劝道:“我们保证不会伤害青龙,只是想见他一面,确认一些事情。”

“师傅。”飞燕扭头看着师傅,已经不知所措。

“青龙,原谅为师。”老和尚近闭双眼。

就在这时,赌场内的拳赛已经进入了最,最后的冠军战就要开始了。

祝平安和唐七站在拳台中央,互相对视着,等待比赛铃声的响起。

“金并到底要什么?”唐七问平安。

“要赢得赌局。”平安微微一笑。

“之后呢,赢了赌局,不会只是为了要那些脏钱吧?”唐七接着问。

“其实我们想要的是盂兰液。”祝平安竟然向唐七讲出了实情。

“什么?”唐七一惊:“你们怎么知道盂兰液的事情?”

此时,台下的主持人正在对二人进行简单地介绍,怂恿观众进行最后的加注。

祝平安将目光移到台下,并没有回答唐七。

“我知道我不是你的对手,但是如果我输了,我的哥哥和我都会被杨妖杀死。”唐七也在赌博,他准备把自己和哥哥的性命都堵在眼前这个年青人身上。

“所以,我必须赢。”唐七继续説道:“不过,如果你真的只是为了盂兰液的话,我知道哪里有,我可以为你偷来。”

听了唐七的话,祝平安眼前一亮。

“我説得是真的,不信你可以去看vip席上,坐在杨妖身旁的就是我的哥哥唐三,现在他的后背正有一把枪dǐng在他的心脏位置,一旦我输了,我哥哥就必死无疑。”唐七説着抬起头,用眼角余光的动作指向杨妖的方向。

祝平安斜眼望去,果然和唐七説得一般无二,杨妖身边确实坐着一个没精打采的男人,一脸沮丧,显得很烦躁、很痛苦。

“只需要你配合我演一场戏就行,一会假装输给我,我哥哥就能活下来。之后,我就算拼了性命也会帮你把盂兰液偷来。”唐七説出了自己的要求,最后还用诚恳地目光看着祝平安:“求你了!”

“不行!”祝平安一张嘴,就把他回绝了。唐七两眼一闭,仰天长叹,心中説:“唉,报应啊,我们兄弟以前帮着杨妖助纣为虐,做了那么多坏事,伤害了那么多人,现如今天理昭彰,报应不爽,终于到了上天惩罚我们兄弟的时候了!”

祝平安看着唐七所露出的表情,微微一笑:“怎么,你准备就这样放弃吗?在拳台上,是没有人会怜悯懦夫的!”

听到祝平安这样的话语,唐七双眼圆睁怒视祝平安:“不要欺人太甚,我也有战士的尊严,就算被你打死也不会被你吓死。”

“这样就好。”祝平安显得很轻松,笑得很随意,这就让唐七更加捉摸不透眼前这个还略显青涩的年青人了。

“来吧,抱着必死的决心向我攻击吧,我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祝平安伸手示意唐七。

“叮铃铃”一声,比赛开始,唐七怒吼一声,冲向祝平安,两人你来我往战在一处。

凭心而论,以祝平安现在的身手和实力,唐七断然不是他的对手。然而,让人意料不到的是,两人走马换招,竟然也打了四五个照面。连唐七自己都没有想到会是这种结果。

打着打着,祝平安突然猛的一伸手,一道白色蛇形气流,直奔唐七射去。唐七惊得连忙向上一跳,蛇形气流呼啸着从脚下掠过。谁知,这一招还有后手,只见祝平安控制住空中的白蛇,猛地一甩,白色蛇形气流,扭转回来,一下子缠绕在唐七的脚踝上,一把将他从空中拉下。唐七心中大叫不妙,却也无计可施。

祝平安控制白蛇,拉着唐七高速落下,狠狠地砸在拳台上,砸得唐七眼冒金星。但这只是开始,祝平安使用“蛇缠”的本事,将唐七从拳台的一角甩到另一角,又甩回来。这样连续几次,摔得唐七大口喷血。台下也掀起一阵阵的骚动,恨得坐在vip上的杨妖脑门冒汗,双拳紧握,连另一边坐着的金并看到了这个场面,心中都説:“这个年青人真是太可怕了!”

看到将对手摔得差不多了,祝平安这才停手,收回白蛇,走到唐七面前,蹲下来,对他xiǎo声説:“挺得住吗?做戏做全套,不然被你老板知道就露馅了。”

唐七听了祝平安的话,一下子明白了,原来祝平安是故意这么做的,为了掩人耳目,让人看起来是和他在真打实斗,察不到破绽。不过唐七心中却有所埋怨:就算是做戏,也没有必要出手这么重吧,你这么一边倒的局面,可让我怎么翻盘啊。不过他也暗自庆幸,自己兄弟二人能暂时逃过这一劫。

虽然唐七被摔得够呛,不过由于盂兰液的原因吗,很快就恢复了。他拄着拳台奋力站起,摆好架势,台下传来一阵阵欢呼。

“唐七,给我停住!”杨妖在vip席上嘶吼着。

“唐七,快住手吧,你会死的。”在杨妖身旁作为人质的杨妖看到自己弟弟在台上如此拼命,心中在滴血。

“没想到杨妖手下还有这样有血性的汉子,明知不敌,也不退缩。”金并看着唐七的样子,倒对他生出几分钦佩。

唐七颤颤巍巍地站好,轻声对祝平安説道:“接下来,要怎么做?”

祝平安对着唐七微微一笑:“你好像能再生吧?”

“嗯,而且,我还没有痛楚感,你想干什么?”唐七突然有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扑”的一声,祝平安一拳打穿了唐七的腹部。

“搞什么?”唐七心中一惊,实在想不明白。

祝平安面无表情地将拳头抽出,已然是血迹斑斑。唐七向后一撤,单膝跪倒在拳台上,腹部开始慢慢再生复原。

打伤唐七的祝平安突然抱着自己沾满鲜血的拳头,大喊大叫,在台上打滚,显得异常痛苦,口中不住地吼道:“你的血里有毒,血里有毒!”台下一阵哗然,情势如此急转直变,令所有的人都没有预料到。霎那间,鸦雀无声。

唐七这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看着在台上夸张打滚的祝平安,心中説道:“演技好差!”不过,唐七也不傻,连忙从地上站起来,故作镇定又嚣张胡编道:“没想到吧,老子趁刚才休息的时候在我的血里注射了剧毒,只要接触到一diǎn,就会中毒!”

祝平安听了用手指着唐七,夸张地説道:“你这个卑鄙的xiǎo人!”説完,两眼一闭,假装昏了过去。

“耶!好啊!哈哈哈哈!”观战的杨妖抑制不住自己的兴奋,狂呼道。

金并看到连祝平安都输了,实在不能接受,将自己手中的雪茄狠狠碾碎:“説什么帮我赢得比赛,明明一个个都强得吓人,却都稀里糊涂地败下阵来,这些家伙们到底在搞什么飞机?”

台下的观众和赌徒们也一阵阵的欢呼,赢了的狂喜,输了的骂街,早就乱成一锅粥了。

听到前面嘈杂声,劳拉连忙走回去观看,却发现祝平安躺在拳台上,宣布战败。

“这是怎么回事?平安怎么会输?”劳拉也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纵身跳在空中,用蛛丝气线荡着自己落在拳台上。

“平安!”劳拉大声呼唤着平安的名字,已经顾不上掩饰身份了。

听到劳拉的呼唤,平安张开一只眼睛,对劳拉眨了眨,示意他自己在演戏,故意被打倒。劳拉知道平安无恙,就更加糊涂了。劳拉不敢多想,连忙背起平安,跳下拳台,假装去后面治疗。台上之留下唐七一人,正在那里耀武扬威地炫耀庆祝。

唐七的老板杨妖显得很兴奋,一边高兴地大笑着,一边走出座位,当他走过金并身边的时候,还冲着金并洋洋自得地挑衅説:“怎么样,还是我的拳手厉害吧,连续打败了你的两名拳手,这份大礼我就收下了,哈哈哈哈!”杨妖説完,看到金并一脸的阴沉、愤怒和不甘,这才心满意足地走下去。

他来到唐七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干得不错!”

“是,老板。”唐七还在演戏:“那xiǎo子虽然实力强,但阅历浅,还是被我算计了。”

“往血里注射剧毒,也就是你能想出这么狠的diǎn子,不错,不错,哈哈哈哈。”杨妖称赞道。唐七看到他这副嘴脸,恨不得将他的脑袋咬下来,不过为了他的哥哥唐三的安全和与祝平安之间的约定,他还要继续演下去。

杨妖举起唐七的手,向在座的所有观众宣布道:“我宣布,今晚‘大屠杀’拳赛的获胜者,是我杨妖的拳手—唐七!哈哈哈哈!”

后|台那边,劳拉背着平安刚走进,白虎、玄武与飞燕师徒早就站在那里等着他们了。

见周围没人,祝平安才连忙从做戏中醒来。正在这时,金并也气呼呼地闯了进来,看到祝平安却并无大碍,实在想不明白,质问道:“你们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不是説好了帮我赢得赌局吗?”

祝平安见到金并恼火的样子,连忙过去安慰他,笑着对他説:“金并先生,请不要着急,虽然表面上我们好像输了赌局,不过那只是上半场而已,下半场的赌局还没开始呢。有赌未必输!”

淮北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长兴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湖北治癫痫病医院哪最好
兰州治疗宫颈炎方法
运城治疗睾丸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