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巨龙倒计时续 九七 【兄弟】

2020-01-17 01:34:3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巨龙倒计时续 九七 【兄弟】

那是一个无比冰冷的冬天里的一个夜晚。

因为实在太过寒冷,以致于街道上几乎没有一人。

除了,他们之外。

他们,也就是互相依偎在一起取暖的两个孩子。

弱小的,不堪一击的,被风轻轻一刮就轻易会摔倒的,两个又脏又瘦的孩子。

他们是流浪的孤儿,一对兄弟,如今,面临着一个严峻的问题。

饥饿,他们太饥饿了,连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又冷又饿,在这种剧寒的天气下,即使蜷缩着相互抱团取暖,结果还是瑟瑟发抖。

“哥哥……冷……”

两个孩子中的弟弟,只有四岁,对自己的亲人,发出虚弱无力的呼喊。

“想……睡……”

小孩想闭上眼睛,从此陷入永眼,不再担心寒冷,不再担心饥饿。

“不准睡!”

另一个孩子大声喊道,比起弟弟,作为大几岁的哥哥,即使在这种糟糕的环境里,精神状态比弟弟要好一点。于是,他指着对面的那间充满光亮的房子。

“看吧,皮罗,那间房子,里面会有暖炉,也会有食物。以后,我们一定拥有这样的一个家!不能睡,等到明天,我们就会得到食物了!”

“食……物?”

“还记得吗?温暖是一种怎样的感觉?”

“温暖……”

“在温暖的房子里,里面一定会有暖炉,我们会坐在暖炉旁边的沙发上,吃着热气腾腾的美味的食物。快想想,散发热气的牛肉汤是什么样的味道!我们会回去的!”

“可是……真的……好想睡……眼皮……”

声音越来越弱,听到后半,已经不是完整的一句话了。

“皮罗!”

那个孩子看着自己的弟弟,没有办法了,脱下盖在身上的外套,为自己的弟弟添多一层衣物保暖,冷不防的打了一个哆嗦。甚至还拉开自己的衣袖,并强忍着这种冷风吹来的冰寒刺骨,将手臂伸到皮罗面前。

“快看,是肉,香喷喷的肉!”

“……”

仿佛,眼前真的出现了美味的大块的肉,就像做梦一般,幼小的身体里也重新恢复了一些生气。张开嘴,向前用力咬了下去。

意识已经迷糊了,那个孩子并没有发现,没有发现自己的亲人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强咬紧着牙关,忍受着手臂上传来的剧痛。

“咬不了……硬……”

孩子的小小牙齿,咬不动眼前的肉。

“是、是吗……”

他忍着疼痛,为难的干笑了几声,却疼的差点说不出话。

尽管如此,他还是鼓励着自己的弟弟,不能放弃眼前的肉。

直到,那孩子一遍又一遍的尝试,真的咬了下来后,嘟囔着难吃。接着,反应过来,向哥哥问了一个问题。

“哥哥,你吃饱了吗?”

听见这句话,疼的连话都说不出来,而且,还不止身体上的疼,心也感到了疼痛到极致时的一份悲哀。就算如此,就算如此,他们兄弟必须也活下去。

为了,活下去。

手臂的伤流血不止,视线变的模糊。

又疼又冷,即使这样,仍咬着牙坚持,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从外套上咬下一块布,忍着疼将手上的伤紧紧绑住。

内心在呐喊。

好疼!

好疼!!!

直到,听见了弟弟似乎是睡着一般,弱气的呼吸。

缓慢的,弱小的,呼吸的声音。

像松了一口气一样,稍微放下了心。

之后,他再也坚持不住了,晕了过去,倒在了地上。

失去意识之后,脑海里浮现起那一幕,倒塌在地的马车,人们求救的最后呐喊,无能为力的一个画面,他捂住弟弟的嘴巴,藏在另一辆马车的底下,眼睁睁的看着那群人的脚步。当他们搜刮完想要的东西,最后也离开了。

他们才从马车下方爬了出来,看着面前地狱般的景象。

已经一无所有,从此,他们变成了流浪的孤儿。

第二天早上,两个孩子被人发现,带到一间房子里。

当他们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柔软的床上,还盖着很厚很厚的被子,不是在原来的街道上,一瞬间,以为自己在做梦。

“哥哥……?”

“皮罗,你醒了?”

“这里是?”

他打量着这个房间,忽然,还注意到了一件事,自己手臂上多了一层干净的白色绷带,不是之前随便绑紧的那块布。显然,已经做过了处理。

“哥哥……肚子又饿了……”

这句话刚说完,有人进来了,一个穿着白色衣服的人,衣摆很长,长的就像裙子一样。

“你们醒了,感谢四方神!”

“我是这里的神官,早上正好路过,看见你们倒在地上,就把你们带回来了。”那人告诉两个孩子他们为何在这里,以及,还端着两个装食物的盘子,“我还带了食物,你们随便吃。”

看到热气腾腾的食物,皮罗的眼睛立刻发亮,却没立刻伸手,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似乎用眼睛询问,我可以吃吗?

这种时候,没有理由拒绝。

见到哥哥点了点头,皮罗脸上立即绽放了灿烂的笑容,一边向神官连忙道谢,一边抓起装着热汤的碗和香喷喷的面包,狼吞虎咽起来。

“皮罗,慢慢吃。”

神官带来了看起来十分美味的南瓜汤,还有一些很松软的面包,面包里有很甜很甜的东西,皮罗吃完自己手上的那个,没有感到饱,就眼巴巴的盯着神官。

“你还要面包吗?”

皮罗连忙点点头。

“我的面包还没吃,给你。”

“我不能要你的。”

神官看着两个瘦骨嶙峋的孩子,对他们说,“蜂蜜面包还有很多,我再去拿些过来。”

皮罗看着神官离开,舔舔自己的手指,上面还沾着一些蜂蜜。

“哥哥!我们以后还能吃更多的蜂蜜面包吗?!皮罗喜欢蜂蜜面包!”

皮罗兴奋的说道。

“可以,我们可以吃到更多的蜂蜜面包。但是,皮罗,不能给别人添麻烦。”

“知道了!皮罗不会给别人添麻烦!”

“……真的能听进去吗?”

没过多久,神官回来了,不仅拿来更多的蜂蜜面包,还拿来一些漂亮糖果。

“你们慢慢吃,不用急。”

看着两个孩子吃的差不多了,神官问了他们几个问题,也问了他们的父母。

他们是一对兄弟,哥哥十岁,名字叫戴斯蒙,弟弟四岁,叫皮罗。他们是流浪的孤儿,关于父母的事情,他们并不知道,现在只剩下他们两人。

“皮罗……想回家。”

“……对不起,皮罗。”

戴斯蒙摇了摇头,对此感到抱歉。

他们已经无法回去了,那是不能改变的事实。

然后,神官让他们好好休息,把门关上,房间里只剩下两人。

这个地方,令人感到安心。

他们不需要继续在街道上风餐露宿,过着和野狗抢食物的日子。

在这里,他们不需要担心食物不够或者衣服不够的问题。

“哥哥……皮罗想睡觉……”

“睡吧,我会叫你起来的。”

“嗯!”

听到戴斯蒙的肯定,皮罗变的安心,没过一会,就马上睡着了。

“……”

戴斯蒙看了看手臂的绷带,找到可以取下来的接口,将绷带取了下来,看到深绿色的东西涂在上面,完全看不出原来的样子。

“这就是药吗?”

那一定是很有用的药,一点疼都感觉不到。

“……一定很贵的。”

接着,他为这个发现感到担心。

“没有钱……”

他们身上一分钱都没有。

他们的一切,他们的全部,都在那一天失去了。

那些失去的东西,再也不会回来。

戴斯蒙认真的想着以后的事情,被发现,又被收留,这是多么幸运的事情。

他们不会冷死,不会饿死,捡回一条命。

问题是,他们能一直被收留吗?

戴斯蒙不知道,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他转头看了看自己的弟弟,看着他熟睡的样子,那是多么平和的一个表情。

“真好,不会再做噩梦了。”

风餐露食的日子里,皮罗经常都在做噩梦。

梦见只剩下自己一个,又或者梦见没有食物而饿死……

每次做噩梦醒来之后,皮罗都会大哭,每次都要哄很久,哭泣才会停止。

他也会做噩梦,他做的噩梦通常都是关于那天发生的事。

只不过,他没有告诉皮罗。

也没有必要。

对于那些已经不再记得的可怕的事情,没有必要回忆起来。

“做个好梦吧,梦里面会有很多很多的食物,梦里面也会有一个很大很大的壁炉……非常温暖的梦,大家,都待在一起……”

“大家。”

“父亲……母亲……”

“不行,我不能哭,绝对不能哭!”

赶紧抹掉眼泪,不想再去回想了。

他把绷带重新绑好,虽然手法不纯熟,绑好之后有点难看,有外套挡住,不会有人发现。

从床上下来,将被子往皮罗身上多叠了一层,就走出房间,打算去找神官。

离开房间后,站在走廊上,看到了这里有很多房间。

神官会在哪个房间里?他不知道,于是鼓起勇气去敲那些房间的门。

“请、请问……”

他看到很多人,有穿着盔甲的,也有跟神官一样穿着同样衣服的,甚至还有打扮的非常漂亮的人。他们好像很忙,只看了他一眼,叫他赶紧回去休息,就不再理会。

“我想找神官。”

戴斯蒙不想继续被无视或者被打发离开,又一次出现跟神官打扮一样的人,就抓住不放。

“神官?我也是神官,你找哪个神官。”

那人也自称神官,看着戴斯蒙感到好笑。

“我……”

他一时语塞。

神官是什么人?他不清楚,但是那些穿着盔甲的人他知道,那叫骑士,他曾经在街上看见过骑士巡逻,那些骑士就穿着盔甲。

“难道他没有告诉你这里是神殿分部吗?那家伙……把孩子带回来却什么都没说……”神官嘟囔着,像是很不满的样子。

“总之,我听他说了你们两个的事情,两个流浪的孩子,你叫什么名字,你找他干吗?”

“我叫戴斯蒙。”

报了自己的名字,戴斯蒙继续说。

“我想留在这里!我弟弟叫皮罗,我们想留在这里,我们的父母已经……”

因为,已经没有其它可以去的地方了。

“确实……他一定还没想过之后的事情吧,真是的。”

神官挠了挠头,有些为难。

“对不起,刚才我对那位神官说了一个慌,在皮罗面前,我不能说出父母的事,不想让他知道,他已经不记得了……”

戴斯蒙告诉他为什么他们会变成流浪的孤儿。

他们原本生活在一个富裕的商人之家,父母外出做生意,半路上遇到强盗。身边雇用的护卫对付不了那些强盗,反而被强盗杀害。见情况变的不对,父母把他们两兄弟藏在马车底下,命令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发出声音。

结果……

他和皮罗亲眼目睹了那场惨剧的经过。

事情结束后,强盗们全部离开,他们从车底下爬出来。

皮罗承受不了这样的刺激,晕了过去。再次醒来,将父母的事情完全忘记,只记得自己还有一个哥哥,以及自己与哥哥的名字。

“请你收留我们!我什么都可以做的!”

“……好吧,四方神殿现在最缺的是骑士,你打算成为骑士吗?”

神官摸了摸戴斯蒙的头发,感慨着这个孩子的老成。

“我可以!”

接下来的日子,戴斯蒙为了成为骑士,要接受各种训练。

在接受训练之前,测试了一下身体素质。

顺便,也帮皮罗做了一次测试,还认识了神殿的其他人。

“你弟弟的身体不太好,是早产吧,以那种天气在外面没有被冷死也是一个奇迹。除了锻炼,也要长期控制住饮食,不然就算长大,也特别容易生病。”

“这种话不要当着当事人面前说啊!”

神官给了他一个拳头。

“抱歉抱歉!”

那是把他们带回来的那名神官,还有负责教导戴斯蒙的骑士。

“你的身体条件还算不错。”

骑士评价着戴斯蒙,打量着他,悄悄的对神官说。

“这个孩子真的行吗?把手臂的肉让弟弟咬,留下伤口,就算用再好的药,也不会重新长出来了。他们感情那么好,你觉得他真的能够当骑士?”

“他很坚决……”

“那好吧,既然你想成为骑士,那么,有件事我必须提前告诉你。”

骑士告诉他,“分部的人有分部的工作,就算是我负责当你的老师,也只是偶尔指点一下。你现在是个孩子,在成为骑士之前,你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们会承包你的学费,你要去学院里接受学习。”

分部的人全部都是大人,没人有多余的闲功夫去陪孩子。

对于想留在神殿的人,不论是成为骑士还是神官又或者是祭师,都要经过专门的学习。

因此,去正规的学院进行学习,并顺利取得毕业,是必须经历的一环。

否则,整天待在神殿分部里,不跟其他同龄的孩子接触,这样培养起来的骑士算是什么骑士?哑巴骑士?

“哥哥要离开?”

“我知道了,是的,哥哥要离开了。”

“不要……”

“对不起……”

事实上,戴斯蒙去正式的学院学习,也就等于皮罗被留下来了。

“这小鬼也是一个问题啊。”

“他才四岁,还不到进学院的年龄。皮罗暂时由我们照顾吧,过几年,再把他送去学院。”

“不要……不要……哥哥不要离开……”

皮罗拉着戴斯蒙的衣服不放,紧攥着不放,不让他离开。

骑士和神官对望一眼,给戴斯蒙留出一点时间,想好之后再作决定。

不管怎样,对于两个孩子来说,这都会是改变一生命运的重大的决定。

当然,分部的人也考虑过去找找有没有能收留这两个孩子的家庭,结果却不理想。

“哥哥……不要离开皮罗……”

“不……不要离开我……”

蓦地,他整个人被惊醒了。

额头上留下了冷汗。

“戴斯蒙!”

睁着眼睛,皮罗看见了自己所处的地方。

夜晚的街道,伴随着海风,闻到了一股只有海上才有的腥味。

“……居然梦见那时候的事。”

那之后,戴斯蒙劝了他很久很久。

他要成为一名勇敢的骑士,拥有保护别人的力量。

他让皮罗不用担心,就算进入学院成为学院的学生,他们还是会继续见面的。

只是,戴斯蒙去的那间学院,不在这个城镇。

戴斯蒙与皮罗作了一个约定,放假的时候会回来,买很多蜂蜜面包回来。

最初的三年,皮罗一直期待着放假的到来,每天每天都在期盼,期盼他回来。在神殿分部里等待着,当戴斯蒙回来,皮罗会开心的整个晚上都睡不着,拉着戴斯蒙讲述在学院发生的每一件事。

“哥哥认识了一些朋友,皮罗你去正式的学习时,也会认识其他朋友。”

“朋友?皮罗也会有朋友?”

“会的,下次放假,我会带朋友来看你。”

“哥哥认识了什么朋友啊?”

“一个蓝头发的水族人,皮罗还没见过水族人吧,她是个女孩,叫艾蜜莉,还有贝克和库伊,贝克和库伊都是贵族少爷。”

“贵族?”

“虽然是贵族,但他们是很不错的人。”

“皮罗也想见见哥哥的朋友!”

之后,在继续等待的同时,皮罗也去了学院,也认识了一些朋友。

多亏在分部时假进行的锻炼和饮食的控制,皮罗的身体状况也渐渐好转,不再那么轻易的生病。在一边等待与一边追逐着戴斯蒙的身影的时候,他的内心冒出了也想要成为骑士的念头。

成年之后,因为缺乏人手的缘故,戴斯蒙被安排一个更加遥远的国家。

离开了罗迪帕瓦,去了千度己,与自己,也与罗迪帕瓦的朋友们道别,成为青龙神殿的骑士。

再后来,戴斯蒙成为青龙神殿的骑士长,皮罗才刚结束了作为一名见习骑士的身份,成为正式的骑士,进入神殿本部。

他一直追随着那个身影,也一直尝试着想离他更进一步。

申请调到青龙神殿,尝试多次后才终于成功。

他终于成为青龙神殿的骑士之后,却发现因为青龙神殿的骑士长这一身份的特殊之处,跟其它神殿的骑士长不太一样,戴斯蒙常年不在神殿。

“……”

“你还要这里坐多久?”

忽然,贝克出现了,无奈的看着坐在地上的皮罗。

“你可以坐远一点,别影响我的客人。”

“……我不会走的。”

“我知道我知道,但我也没有什么好说了,能说的都说了。”

“我会找到他的……”

停顿了一下,接着说,“他把你当成好友,最好的朋友,贝克。”

北京德胜门医院好吗
郑州性病医院怎么预约
蚌埠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广州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
石家庄治疗早泄医院
分享到: